煙雨

混邪北極圈半雜食咸魚

逆拆看情況

天邊(蘇份)生賀

芒果生日快樂~

天边
门开了,苏从屋内走到潮湿的街道上,手中拿着银制的手杖。
水滴自叶尖滑落,打落在青葱的树荫下。手杖敲着水泥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在角落里偷看行人的是谁?
一排排的树木变成了一间间的民居,生锈的铁管里涌出灰色的污水,沾染了半条街道。苏厌恶地避开那些水迹,却被一个飞过的黑影吸引了视线,黑影一瞬便飞到天边,这里除了他空无一人。
他来到一排更老旧的房屋,但没有走进去,这些错综复杂的小巷中间有着一个大院子,他在那里度过了很长时间,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回去了。
走过一个转角,一栋大楼出现在眼前,它的窗外挂着待干却被淋湿的衣服,没有一点人声。苏走上黑乎乎的楼梯,来到一个凌乱的房间。狭小的空间里堆放着武侠小说,脏衣服,还有藏在后面书柜里的钱。他只看了一眼就离开了,角落里堆满灰色的尘埃。
路旁是鲜红的花,这里只要不是人为创造的地方都开满了这种花,看了这么多年他都要看腻了。
他怎么就走到树林里了?再往前走就是迷宫了。他对在这里迷路再被巡警搜索没兴趣,于是赶紧离开。
他不常出来逛,今天大概是等得闷了,才想游这些故地。苏摇摇头,还是回去吧。
于是他就回到家里,泡了壶茶,坐在院子里的桃木躺椅上看梨花飘落。天是纯正的紫色,混着几颗白色的云,像放在客厅里他用紫晶做的钟。
他想起今天还没有看过那个钟,就走进屋里。那个钟走得极慢,一格才等于人间一个月。一颗珠子从钟里的机关掉到下方的容器,里面有着五十多颗一样的珠子。
又一年了。
他望向旁边的镜子,里面并没有熟悉的人影。那瞬间他仿佛感觉到心脏咚咚地跳,难道终于.......
一把温柔的女声适时地响起:「安份先生要到了,你要去迎接吗?」
苏抄上搁在一边的手杖,飞奔了出去。
当他跑到码头时那里已经人潮汹涌,透明的身影在人群间走动,岸边栽满了红花。一首船自远方驶来,盛载着担忧和思念。穿着黑白衣裳的人分开人群,让乘客上岸。
苏看到了,在茫茫人海中,那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眼前,他看着安份由老朽变得年轻的身影,忆起了早已遗忘的呼吸。
那温柔的女声再次在空中回荡:「欢迎来到黄泉,这是让你们休息的地方——」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