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22

@木子日央

兩人嘗試著掙開藤蔓,但很快便被扯進那些洞裡。洞的下方是數不清的藤蔓,黑漆漆黏答答的組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更多的觸手往他們伸去。
「王盟,把那個大傢伙扔過來!」黑瞎子大喊。王盟一手抱著張啟山,一手把背包裏的傢伙拿出。黑瞎子把手上的血袋丟掉,正想往藤蔓掃射,卻發現纏著他的藤蔓已經鬆開,轉去追逐掉下去的袋子。
黑瞎子倏地領悟到什麼。「王盟!把那小子的繃帶甩掉!」
王盟不明所以但也照做。當沾血的繃帶往下掉時,糾纏著他們的藤蔓也鬆開了。
「這東西應該只對張家人的血有反應。」看見王盟一臉懵懂的樣子黑瞎子覺得很有成就感。
王盟啊了聲點下頭,就反應過來給張啟山再包扎了。黑瞎子見王盟不理他,有點自討沒趣,就轉話題:「照這樣看,蘇萬該是沾了他的血。」
「那現在怎麼辦?」包扎好傷口後王盟看看四周。他們正站在一堆黑色的藤蔓上,距離掉下來的洞已經有點遠,四周除了藤蔓什麼都看不到。
黑瞎子正想回答,遠處卻傳來一把聲音:「師傅,是你們嗎~」
「蘇萬!」王盟驚喜大喊。「是你嗎?」
「是我!」那聲音又從遠處傳來。他們等了一會,就看見蘇萬爬著藤蔓過來,鑽到他們所在的位置。
王盟上前看了他兩眼,拍拍他肩膀:「幸好你沒事,不然黑瞎子可要殺了啟......日山哥了。」
「我可是多啦B夢呢,怎麼會這麼容易死呢?」蘇萬笑嘻嘻地說。
「好了,別說廢話。」黑瞎子見蘇萬沒事也就放心了,點起根煙。「你掉下去後怎麼了,看到什麼特別的嗎?」
「我掉下去後更多藤蔓纏過來想要把我捏死,但衣服破掉後不知怎麼就放開我了。」蘇萬指指他已經變成背心款的上衣,揮動手裏的電筒,那是他的後備。「我在下面爬了一會,隱約看見這裡的底,原本打算下去的,但聽見你們的動靜也就過來了。」
「底啊...」黑瞎子吐出一口煙。「那行,我們下去吧。」
「不再看看上面的棺嗎?」王盟問。
「不了,沒找到什麼,一開始那口棺降到了下面,不如去看看更好。對了,」黑瞎子看向蘇萬。「你背那傢伙。」他指指張啟山。
「我?」蘇萬指指自己,以他的體力能背多久?
「不用了吧,我來就好。」王盟趕緊打圓場。
「你背的話他能殿後嗎?」黑瞎子捏熄煙,「走吧。」

评论(1)

热度(5)

  1. 木子日央煙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