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地上(蘇份)

老越生日快樂!
賀文!

街上的柏油路熱得能煎雞蛋,我偏偏頭把汗珠抹在肩頭的衣料上。一手拿著燒鵝一手拿著蛋糕,我有些後悔給那傢伙買東西慶生了。讓他做一頓不就好了?
走了十五分鐘我才回到我們住的街區。房子位於小鎮的外圍,這裡買東西挺方便,周圍又沒有人打擾,我很喜歡,現在倒是抱怨蘇怎麼不給我們買個方便點的地方。
回到家,我立馬聞到一陣香味,走進廚房,一個白髮少年正在煮菜,看見我回來了便把我趕到客廳。我把蛋糕放進冰箱,躺到沙發裡,一想像待會有什麼好吃的口水便哇啦哇啦湧了上來。
不一會他就煮好了,我幫他放好碗筷,拿出翻熱好的燒鵝。他燒的竟然是紅燒豆腐!他什麼時候學會弄這個了?
他看到我特地為他訂製的蛋糕顯然很高興,竟然吃了四分一個,年輕也不可以這樣啊。
吃完飯後羅來了,他把製作好的東西交給那個煩人的,然後把我叫了出去。
「怎麼?」看著這個經常來打擾我平靜日子的人,真的很難有什麼好臉色。
「蘇最近怎樣了?」
「好得很,你不是也說他手藝更好了嗎?有我看著不會出什麼事。」
「那就好。我明白你覺得煩,但看顧蘇家人是我們的責任。」我就不吐槽他竟然有那個智商發現我煩了。
羅走時他讓羅對他說句生日快樂,羅問他什麼時候有生日了?我說我定的,沒事快滾。
羅走後他問我,為什麼定今天為他的生日?我沉默了一會後回答,因為我是在這天遇見他的,從那天開始我便決定要放下一切,好好照顧他。
平靜的日子沒多久又被打破,幾天後我被羅叫了去一個迷宮,尋找解決三十大限的方法。這次任務很成功,我也沒了半條命。回到家時他很生氣,說這樣的話寧願早死,但還是服用了藥。
一年就在平靜的日子中度過了,他生日前幾天,我心血來潮想去一個地方。我們到一個荒蕪的山頭,在一塊碑前站了好久,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就回去了。
那個人是他吧?他問。
是的,我回答,他在我遇見你之前離去了。
幾天後羅又來了,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愛挑這天。他給了一疊文件我簽,我知道是因為蘇的要求,我看也不看就簽了。這些東西有什麼用呢,給再多的房子,逝去的人不會再回來。
時間像風一樣飄走了,他的三十大限果然破了。他沒有結婚生子,就這樣待在我身邊。我想這是好的,畢竟能找到真心對他的人很難,孩子的問題羅家也會搞定。但我老了,他也不再年輕,我不知道能待在他身邊多久。
許多年後一個下午,我坐在院子裏的桃木搖椅上,看著梨花飄落。他泡了壺茶放在我倆的搖椅之間,熟悉的白發在眼前移動著,我已經看不清他的臉了。多想再一次看到那思念的顏,但這是不可能的。
他見我目不轉睛地瞪著他看,問我怎麼了,我搖搖頭閉上眼睛,慢慢的也就看不到那個人了。
「我長得很像他吧?」他問。
我笑了。「是的,很像。」
真的很像,像這些年的日子一樣 。
安份胸膛慢慢不再起伏,梨花掉落在他的衣襟上。
安份,卒於八十歲,待在他身旁的是朋友的遺子,他的養子蘇。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