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混邪北極圈半雜食咸魚

逆拆看情況

錯軌20

新月!
什麼在張啟山心裡轟炸,他忘了現在是哪個年代,哪個地方,只想接近眼前的人。他撲過去,眼看就要碰到了,一股力量卻突然拉著他。
「你在幹什麼?」黑瞎子拉著張啟山,語帶怒氣。
張啟山無暇理會他,抽出刀子削去,也不管有沒有砍中,繼續爬進棺材。
「王盟!」黑瞎子不管傷勢,用力拉著他,呼喚身後的人幫忙。
王盟見狀況有異立即過來,趁著空隙劈向張啟山的後頸。張啟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新月新月新月新月.......
無數的影像在張啟山的腦海中重疊。那是幽暗紅燭間的明媚笑靨,那是新月飯店的競投招親,那是北京車站的曲如眉。還有很多不同的人走過他的世界。總是不情不願卻一直伴他身旁的老八,無論何時總會站在身後的副官,愛聚在一起打鬧的九門。一切都那麼近,近得一伸手便可以抓住,回到過去那悠長的時光。
紅塵滾滾,但總有你在。
那,現在在他身旁的是誰?

「他怎麼了?」王盟問,望向躺在旁邊的張啟山,一邊幫黑瞎子包扎傷口。
「大概是看見幻覺,這裡應該有迷香之類。」
「那為什麼我們沒事?」
「可能他之前中了機關,又或者靠得棺材太近了。」黑瞎子也很納悶,到底那兩人發生了什麼,蘇萬失蹤,張啟山還發生這種事。
「你千萬別出事啊,不然我又多個麻煩了。」他拍拍王盟的肩膊,過去查看棺材。
王盟只想翻白眼,好好好你大爺我絕對不會添麻煩的,不如擔心一下自己會不會搞事吧。
想到第一次見黑瞎子的情景,王盟還是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

棺材裡是兩具乾枯的屍體,衣著華麗。黑瞎子謹慎檢查,怎麼也沒發現印章的踪跡。難道不再這裡?黑瞎子想起剛才沉下去那個無縫棺材,心中暗忖。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