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18

張啟山瞪了他一眼。「你呢?又怎麼進來的?」
「小三爺找我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
張啟山冷笑,我還不是給你拉來的?正想回嘴,王盟就走回來說:「夠了,遲些再吵吧,現在下去救蘇萬還是怎樣?」
「先看看這裡有什麼。」黑瞎子下了論斷。「反正也來到這裡,不知情況下去也不是個事兒,先開棺吧。」
「知道了......哎,哥你的手受傷了?」王盟這才發現張啟山手上的傷口。「先止好血吧,這樣容易引來東西。」
「這麼小的傷口能有什麼事?」黑瞎子似乎有點不耐煩,語氣變得暴躁。「快看看這棺有沒有問題。」
王盟擔心地瞄了張啟山一眼,還是乖乖的去了幹活。張啟山很想表示真的沒事,這樣的傷不痛不癢,他低頭看看手掌,血基本已經凝固了。
三人圍棺材觀察了一會,也看不出什麼玄機。這棺材怪異非常,一點裝飾也沒,甚至根本稱不上棺材,沒有任何連結口,就像從一整塊石頭雕出來,只在正中刻了一個浮雕,那是個沒了雙目的麒麟。
張啟山皺眉,一個背叛的張起靈在墓碑上刻這東西代表了什麼?
張啟山驀地想起剛才藤蔓並沒有襲擊黑瞎子和王盟,難道那東西只針對張家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蘇萬該是被他拖累。
「現在怎辦?」王盟望向黑瞎子。「砸了它?」
「不,」黑瞎子從袋子裏拿出些甚麼。「先試試這個。」
那是個小小的血袋,暗紅的液體裝了半滿。
原來是靠這個,張啟山暗道。不愧是吳邪,準備還真充足。
黑瞎子把血液滴在麒麟上,那鮮紅隨著紋路流到凹陷的眼眶,滲進不可見的裂紋裡。
平台震動起來,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棺材已經下陷,另一個棺材隨即上升,填補了那個深淵。

评论

热度(6)

  1. 木子日央煙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