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16

我就是個小學生文筆的懸疑廢啦.......

血液在灰黑石磚上格外顯眼。張啟山等了會,卻毫無動靜。莫非猜錯了?就在這時,那染血的磚緩緩向後移動,四周的磚隨著後退,整面牆凹陷了進去。
「牛逼啊!」蘇萬看得目瞪口呆。
磚塊往兩側靠攏,形成一道拱門,內裡一遍漆黑,張啟山把手電筒照向洞口。
拱門後的地面很奇怪。一般墓裡的地面,不論貴賤,不是泥石就是磚,一塊塊整齊鑲嵌。但這地板卻滿是孔洞,小如碗,大如缸,一看就知是人為。地面上還有一堆規律莫名的線條,就像某種抽象畫。
「看來這個墓主是畢加索派啊。」蘇萬吐槽。
不管多奇怪,張啟山也肯定這裡就是主墓室。他踏出一步,蘇萬卻抓住他的手,張啟山看向他,眼裡帶著不耐,蘇萬卻像看不見一樣,說:「傷口要處理好,這樣對身體不好。」
張啟山冷哼一聲,把手抽回,血沾到蘇萬的袖上。蘇萬見他這般,也只好收回手。
兩人步進墓室裡,小心避開地上的孔洞,走到半路,張啟山卻停了下來。
「怎麼了?」
張啟山示意蘇萬閉嘴,蘇萬只好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然後他聽到了,一種索索聲。蘇萬認得這聲音,他在墓裡聽過,那是一堆活物移動的聲音。
「下面。」張啟山說,兩人蹲下,那聲音越來越大,什麼正越來越近。
張啟山把手電筒交給蘇萬,拿出吳邪給的刀,另一隻手撐在地上,血液滲進地上的紋路。
突然什麼從孔洞中竄出,張啟山還沒反應過來,身後便傳來蘇萬的叫喊。幾條黑色的藤蔓纏上他的腳踝,把他往洞裡拉。張啟山想把藤蔓斬斷,更多的藤蔓卻從其他孔裏溢出,想把他也拉進去。
張啟山無暇顧及蘇萬,嘗試把藤蔓斬斷,藤蔓質地極怪,刀鋒只會陷進去,卻無法截斷它。那藤蔓好像有生命,一碰到他的血液便急速膨脹,把他囚禁在懷。
張啟山半個人掉進洞裡,他奮力抓住洞邊,看到蘇萬掉到地上的電筒照亮了不遠處一個圓形的平台,上面隱約矗立這一口棺材。
拼了!他收回刀拿出腰間王盟給的槍,往藤蔓掃射。藤蔓吃疼般放開他,他乘機踏上洞邊一躍,落到了平台上。
那些藤蔓好像害怕著什麼,圍著平台卻不敢靠近。張啟山看看四周,哪裡還有蘇萬的影子?
這時磚頭移動的聲音從後方傳來,那些藤蔓慢慢縮了回去,另一道拱門形成了,光線洩漏進來,站在光線後方的,是黑瞎子和王盟。

评论

热度(5)

  1. 木子日央煙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