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错轨 15

木子日央:

 @煙雨 昨天和jobby吃了台湾菜,98蚊一set,还不错,就是贵死了


張啟山好歹也是九門之首,他皺皺眉頭,幾步就已接近那些一個個張啟山,而那些張啟山也逐漸接近他。


「喂!你小心!」蘇萬焦急地喊他,卻不敢走近一步。


張啟山搶過電筒,手腕一轉,手電筒直射前方,只見一束束光線射向張啟山和蘇萬。張啟山瞬即閉上眼睛,余光卻瞥見一道白光正向他飛射過來。


「快趴下!」張啟山來不及跑去保護蘇萬,只能奮力撲過去,死命壓住蘇萬的腿。


啪!張啟山的手電筒掉在地上,光線立刻消失的無踪無影,兩人頓時鬆了口氣。蘇萬最先反應過來,他扶起想要撿回手電筒的張啟山,卻發現他似乎兩腿發軟,根本站不穩。


「哎,你沒事吧?」蘇萬拍拍張啟山的肩膀,張啟山毫不客氣地拍走他的手,靠著牆壁慢慢站起來。


「沒事。」


張啟山緩過氣後,慢慢查看四周,只見牆壁上懸掛了幾面銅鏡。張啟山之前沒看到銅鏡,想必是觸動了某些機關了。


張啟山現在基本確定,蘇萬就只是一個會拖他後腳的廢物,甚至連剛入伍的新兵也不如。他冷眼看著一無所知的蘇萬,重新紮牢肩膀的繃帶,便繼續前進,這次他決定親自打頭陣,萬一有什麼閃失也可以保住兩人性命。


兩人繼續往前走,一路上蘇萬嘮嘮叨叨,即使張啟山喊他閉嘴,過了一會兒還是接著吵吵鬧鬧。


「哎,我看你年紀不大吧,幹嘛王經理會叫你哥,你不會像吳老闆的朋友一樣長生不老吧?」


「喂!你好歹回一下我吧,最起碼,你叫什麼?」


「……張日山。」


「姓張啊,姓張的都是牛逼得要命。咱們來做哥們吧,怎麼樣?」


「不要。」


「呃……」


張啟山現在開始懷念起齊八爺,起碼他說的話有四成都是有用的,這人除了說話比較厲害,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走了大概三小時,蘇萬已累得直喘氣。他抬頭看看張啟山,張啟山雖然臉色煞白,卻依舊固執地走著。


「張、日山,要不要休、休息一會?」張啟山白了他一眼,確認蘇萬真的累了才勉強點頭。蘇萬得到張啟山的允許後,立刻坐在地上不停喝水。


張啟山無暇理會蘇萬,他環顧四周,依舊是泥牆和無盡的黑暗。按照他的經驗,要不是遇到障眼法,早該到達墓室了。


想到這裡,張啟山拿出小刀,往手心一割,然後把手掌摁在牆上。

评论

热度(6)

  1. 煙雨木子日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