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 番外

木子日央:

2010年的時候,吳邪三十三歲,距離青銅門打開的時間已過了一半。


這些年來,吳邪找過張家人,尋過張起靈的身世。小哥以前和他說過,他曾以小孩的模樣渡過五十多年,沒有人照顧他,也沒有人教唸書寫字。


在民國亂世中,張起靈獨個兒流浪在外,學會了殺人,學會了負責任,學會了沉穩。


吳邪不知道小哥是怎樣熬出來的,或許他那份拒人千里的冷漠,便是那時候用來保護自己的。


小哥不在的日子,吳邪學懂了如何保護自己,他變得和解語花一樣圓滑,也變得像黑瞎子那樣殘忍。


那一場雨夜,張啟山讓吳邪想起了張起靈。張啟山昏迷夢中呢喃之時,吳邪握住了他的顫抖的手,輕聲道我在,儘管他知道,他心心念著的人並不是他。


挑著燈,吳邪凝望著床上的張啟山,少年不安地抓緊被子,汗珠沿著滾燙的額頭流到臉頰。


吳邪查過張啟山的資料,生於民國初年的他幼年喪父,孤身逃到長沙。或許在那一夜,迫使少年成長,扛起振興家族的責任,做著他原本還不需要做的事。


吳邪知道張啟山恨他,告訴了他真相,卻不讓殺掉仇人,還讓他受盡屈辱。張啟山曾在酒醉時哭著問他,為什麼他不能為尹寒和下屬報仇。


吳邪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摸著他的頭,聽著他對著西子湖一遍又一遍地喊著新月。


吳邪沒有告訴他,這世界從來沒有人成功從過去來到未來,也沒有人成功回到了自己的時代。


吳邪想,與其讓張啟山崩潰,倒不如教他安安穩穩地活在太平盛世。


遠處傳來叮叮噹當的風鈴聲,吳邪抬起頭,看到院子裡的張啟山開始學會了笑。

评论

热度(3)

  1. 煙雨木子日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