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 11

木子日央:

祝福新任特首。


薯片叔叔在我心中已經贏了。


最後,天佑香港。






眾人沉默了一會,少年突然開口:「說完了嗎?」


少年聲量很低,嗓子還帶著幾分稚氣。解語花點點頭,多年的經驗告訴他不可輕視這個少年。


陡然,少年壓桌一躍,不消半晌,解語花只感到一下劇痛,低頭一看,少年手中的刀已剜去他肩膀的一塊肉。解語花正要閃避,少年一翻腕,小刀瞬即直抵解語花的喉頭。


那一霎那,解語花看清了少年之前被劉海遮住的眼眸。那是一對狠戾的眼睛,眼裡寫滿了執著和仇恨。解語花甚至覺得,假如他和張起靈年紀相當,打起架來定比不分伯仲。


在解語花掏出蝴蝶刀的瞬間,少年已把他的脖子劃開一條細線,鮮血沿線直噴。解語花直瞪著少年,少年原本墨黑的眼眸卻漸漸失去光彩,不消片刻便已倒在解語花身上。


解語花往上看,只見吳邪吸著煙扔掉一張染血的金屬折椅,隨即厭惡地往少年的頭踢了幾腳:「嘖,沒家教的兔崽子,下回找族長來痛扁你一頓。」




張啟山再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三天的中午,他摸摸後腦,只摸到厚厚的紗布,身上也是纏滿了紗布,還滲著血。


張啟山感到莫名其妙,前幾天也是睡得腰酸背痛。他清清嗓子,向門口喊了聲:「王盟!」


不久,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王盟帶了吃的給張啟山。張啟山眼巴巴地看著王盟手裡的碗,他知道,王盟對他很好,甚至不亞於張副官。他有時會像哥一樣照顧他,有時又會調侃他。


王盟像往常一樣穿了件素色襯衣,看見他就為他換了塊退燒貼,張啟山亦乖乖地喝著粥,任由王盟擺佈。


「你啊,以後別惹老闆生氣了。」


張啟山歪歪頭,示意王盟說下去。


「你知道嗎?你睡了三天了。之前你弄傷老闆的朋友,老闆叫人把你綁起來,將你往死裡打。我很久沒看過老闆這麼生氣了,把你打得半死不活,後來甚至要連夜帶你去看醫生。不過你也真是倔強,都疼的快暈死過去還不肯求饒。」


張啟山別過頭,一言不發地繼續吃飯。


當他想起上次沒殺成九爺的孫子,心裡就覺得格外鬱悶。


看著張啟山鬧脾氣的樣子,王盟好笑地掃過他前額的劉海。


王盟並不清楚張啟山心裡到底背負著什麼家仇國恨,但他知道,這孩子有意思得很。


王盟曾看過吳邪在張啟山昏迷的時候守了他一夜,當王盟替他倒茶時,吳邪忽然幽幽地道:「王盟,多對他好一點,他不好過。」


王盟不知道吳邪在想什麼,或許是小哥,或許是老九門。但他知道,吳邪一定知道什麼。


他看了看張啟山,後者還在忙著吃飯,腰間的小刀被收進了皮套。他放下熱毛巾,替張啟山掖好被子,臨走前不忙交代一句:「吃好了去老闆那裡,黑瞎子想見你。」

评论

热度(3)

  1. 煙雨木子日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