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 9 + 碎碎念

木子日央:

 @煙雨 如果有得比你揀你會揀邊個?我諗我會揀薯片叔叔。你估下系官贏定係民望贏?其實我幾鍾意林鄭,最好既組合當然系薯片配佢,但係佢肯定hold唔住。不過算啦,點都唔係民選咖啦,最後結果已經呼之欲出啦,胡官擺明就陪跑。學人話齋,hk前途只會越來越灰,遲早玩完。

如果聽日薯片贏的話,就連更三篇吧。

--------------------------------------------------------------------------------------


吳邪從前幾天起就一直嘮嘮叨叨,一定要解語花來杭州,說是希望他當面說一件事給他聽。


解語花聽得莫名其妙,又聽到吳邪掩著話筒神神秘秘的,頓時好奇起來。


吳邪已經很久沒有對吳家和小哥以外的事感興趣,這次求他來,想必也是受人之託。然而,解語花沒想到,吳邪會帶著一個少年來。


那天晚上,天氣還是有點寒。吳邪沏了壺茶,推給解語花讓他嚐嚐。


「吳邪,還有人過來嗎?」解語花問道。


吳邪點點頭,道:「應該快到了。」


不久,王盟帶了個少年進來。那個少年穿著軍綠色大衣,長長的圍巾掛在脖子上,顯得和他的年齡格格不入。他板著臉向解語花微微點頭,吳邪不滿地瞪了他一眼,他才勉強扯開了一個笑容:「解少爺。」


解語花愣了一下,大方地笑了:「叫我解先生好了。」


「好了,快坐下吧。看到大人還不懂規矩。」吳邪扯了張椅子給張啟山,張啟山瞥過吳邪,默默坐在他旁邊。


「現在人齊了,小花你就說吧。對了,大人說話你別插嘴。」吳邪喝了口茶,看著張啟山點頭才示意解語花。


解語花好笑地看著僵著臉的少年,心想大概又是被吳邪騙來的候選人吧。


「那我就長話短說了。吳邪你聽說過張大佛爺吧。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不過既然我來了,就順便告訴你吧。」


據解語花考究,九門之首張啟山雖然被後人描述得威風凜凜,但其實在他死前,他一直都是以少年的樣貌出現在現場。往昔與他共事的人後來回憶起,印象中就只看過他的副官和親兵從少年長成青年人,他本人即使成親,看著也比媳婦年幼。


解語花曾經看過一本日本軍官的日記,大約是嘲笑張啟山是個少爺軍官,仗著父親的錢十六七歲就自立為軍閥。據說那個日本軍官曾賴著酒勁摸過張啟山的頭,後來死的時候只找到身軀,手和頭都被丟到臭水渠裡了。儘管他的親兵被日軍嘲笑為娃娃兵,但不可否認,他的兵確實能獨力消滅日軍的一個團。


「這些我都知道了。」吳邪擺擺手,示意解語花說重點。


解語花挑挑眉,詫異看著吳邪:「還以為你對張家長生有興趣啊,原來是想研究張啟山。」


吳邪聳聳肩,解語花笑了笑,忽然發覺坐在吳邪身旁的少年正盯著他,雖然眼裡泛不起波瀾,但解語花知道,他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


「你叫什麼?」解語花問。


少年皺皺眉,拒絕回答解語花的問題。


解語花也不介意,畢竟吳邪沒有像對黎簇那樣拍他的頭,也算是默認了少年的反應。

他托著頭,給少年倒了一杯茶:「如果你想知道的話,我給你講講張啟山究竟怎麼死吧。」

评论

热度(5)

  1. 煙雨木子日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