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 7

木子日央:

張啟山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陌生的世界,忽然發覺,這世界已不是他說了算。在這裡,他無論是年紀和閱歷都無法和一個所謂的後輩相比。
俄爾,他呢喃道:「只剩下我了。」像是說給吳邪聽,又像是安慰著自己。
吳邪拍拍張啟山的肩膀,轉身向身後的王盟指指他,又做了抹脖子的動作。王盟會意,連忙點點頭,把失魂落魄的張啟山拖回房間。
等張啟山情緒好一點時,王盟給他倒了杯茶:「佛爺,我姓王,是吳老闆的伙計。您有什麼不明白的就問我吧。」
張啟山邊喝著茶,邊看著王盟。眼前的男人雖然看似並不是那麼機靈,但張啟山看得出,他還是有幾分本事。
「別叫我佛爺了,反正我看著就比你們小。你跟我說說那個吳邪的故事吧。」張啟山賭氣地一口喝光茶。
王盟好笑地看著張啟山,悠悠把吳邪這幾年的經歷簡單說出來。
王盟的敘事能力很強,張啟山聽得津津有味,起初還會反駁幾句,後來就靜靜地聽著吳邪、族長和王胖子的故事。
「故事說完了,我想聽聽您的故事。」王盟微微一笑,語氣卻容不得張啟山拒絕。
張啟山歪頭想了一會,卻發現其實自己也不清楚到底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我還在當長沙布防官的時候,有人告訴我鬼子燒了我府邸。當我趕到時,府邸已經火光沖天,快要燒得只剩下架子。雖然記得不清楚,我想我應該是抱著死去的夫人暈過去。一醒來,我就發現已經身處杭州,於是決定去找老五。誰知道誰也找不著了。」張啟山仰頭看著天花板,聲音很小。藉著燭光,張啟山的輪廓很柔和,雖然帶著似有似無的笑容,王盟卻看得出,他很茫然,甚至有點絕望。
王盟曾在吳邪的臉上看過這樣的表情。那時的他,整天恍恍惚惚,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幾場大病幾乎要了他的命,直到最近幾年才好一些。
他拍拍張啟山的頭,就像看待黎簇一樣。張啟山默不作聲,一手撥掉他的手。
王盟嘆了口氣,轉身走出客房:「明天中午,我找人帶你去一趟圖書館。」

评论

热度(7)

  1. 煙雨木子日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