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時鐘(蘇份)2

謝謝群裡各位幫忙改善語病

時鐘2

時間總是過得飛快,收下懷錶後又過了幾天,正當安份以為他們會這樣度過剩下的時間時,蘇卻摔給他一個任務。
「跟我去新疆。」蘇說,不容拒絕的語氣。「明天出發。」
「這麼急?」安份有點反應不過來。「你起碼告訴我去幹嘛啊,這樣很沒安全感我告訴你。」
蘇帶著不知無奈還是不屑看了他一眼。「記得我家的藏書嗎?」
「記得。裡面有藏寶圖?」
「那些書一直有些我很感興趣的線索,前幾天羅終於找到了答案,無論如何我也得去看一趟。」
安份皺眉,很少東西能讓蘇這麼緊張。「和黑舍利有關?有迷宮?」不然為什麼找我去。
「算是吧。快點收拾東西,明天一早就出發。」蘇說完就離去了,留下安份一人在發呆。

兩人沖沖收拾好行裝。那晚蘇還煮了頓豐盛的晚飯,安份看著滿桌的飯菜,抬頭對蘇說:「我怎麼感覺這是最後的晚餐?」
「也可以這樣說。」
「媽的!你沒說這麼危險啊!」
「跟我出去哪次是不危險的?」蘇給安份夾了塊豆腐。「快吃吧。」
安份想想也對,就釋懷了,忙低頭扒飯。
那餐兩人吃得很滿足,大概因為樣覺也睡得安穩,只是安份一大早便被蘇抓了去乘車,整個人迷迷糊糊的,直到上了飛機才反應過來自己在哪。
他驚詫地看著身旁的蘇。這傢伙竟然帶他坐飛機!看來這事不剩多少時間了。
他一覺睡到下機。轉乘幾次車後蘇租了個車子讓安份駕駛,自己坐在後座當個大爺,風從打開的車窗灌進來,在茫茫蒼天下吹起了他的銀髮。安份從倒後鏡瞄向這位少爺,這人怎麼長得像個模特似的。
流雲過而後風起,安份照著蘇的地圖駕到了荒野。落日降在遠方山脈的懷中,他就隨著蘇走到了一個偏僻的水潭。
那個水潭不大,直徑三米左右,竟是個工整的圓形,無波的水面映著染紫的天。
「在這裡等等吧。」蘇說,在水潭邊坐下,拿出保暖的衣物。
安份也跟著他坐下,穿上之前蘇為他買的外衣。他之前沒想到是來夜晚這麼冷的地方,收拾的都是輕便的行裝,直到他們來到蘇才翻著白眼給他買了這一件保暖的。
他躺倒在草被上看天。天色轉暗,剩下的幾縷彩霞隱沒在夜神的子宮中,月亮已悄悄升起,由一抹純白變成耀眼的光華,那是一輪圓月。對啊,今天十五了。
四周沒有人,沒有生物,連微小的蟲鳴也沒有。天地間好像只剩下他們兩人,不知在等什麼。
時間停滯了,安份想。有時他覺得他的時間未曾流動。在遇見蘇之前,他的昨天和今天相似,也與明天相似,有沒有時鐘與他而然並沒有二樣。
但此刻躺在天地間,他想,至少還是有什麼不一樣的。至少,現在的他只想緩緩睡去。
無言,流淌的只有風聲。
不知何時那月已升至半空,銀波流轉在風精的舞步間。
「該起來了。」蘇的聲音打破了沉靜。
安份從一片虛無中醒來,搖搖晃晃走到蘇的身旁,然後倒抽一口氣。
那水潭映著月的身姿,卻不是一個小小的圓盤,而是佔據了整個水面。那光映射到兩人的臉,照亮了蘇紫色的瞳。
驀地蘇從背後推了安份一把,安份整個人摔進水裡。蘇看著他消失在水面,自己也跳了下去。
漣漪很快便消失無蹤,沒有任何東西從水中浮起。不過一盞茶的時間月亮便不再霸佔水面,變回通透的銀盤。
霎那間蟲聲四起,張揚地宣示著生命力。一切恍如最初,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出現過。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