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4

@木子日央

4
張啟山依舊在夢境中徘徊。
八爺,新月,副官,二爺,吳老狗,九爺,丫頭......數不清的臉在他面前呼嘯而過,他卻覺得自己永遠到達不到他們那邊。
有時他聽見遠方傳來聲音,他嘗試起身,身體卻不聽指令,依稀間好像看見了老五。
是老五救了他嗎?
不知在夢裡遊蕩了多久,他的身體才恢復知覺,醒了過來。
第一樣出現在他眼前的是光。他扭頭往旁邊看去,陽光透過琉璃射入屋內,窗子上安裝著不知名的機器。
他的腦袋還有點不清醒,但也感覺到哪裡不對勁。前幾天他走在郊外,到最後那天晚上才進城,雖然夜闌人靜很多都看不清楚,但他還是發現了很多沒見過的奇異事物。
這裡,是哪裡?
“你醒了?“
門邊不知什麼時候站了一個男子,約莫二三十歲,打量著他。
張啟山記得他,是那天晚上他出手救了的男子。他來這裡是找吳老狗求助的,卻意外碰見了他。大概是因為容貌和吳老狗有幾分相像吧,他便下意識出手救了人。當下得以仔細打量這位似曾相識的男人,他更肯定他與吳老狗有親戚關係。沒想到竟會意外救了九門中人,更重要的是這人可以幫他聯絡吳老狗。
但在不清楚對方身份的狀況下,還是小心為上。
“多謝先生相救,請問這裡是……”
“問問題之前,不覺得應該先報上姓名嗎?”
這句話讓張啟山不由得再打量這個男人。眼前人雖然年輕,但卻帶有一種莫名的氣場。他敢肯定這個人經歷的,不會比他少。
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燈。
“如果是這樣的話,先報上姓名的應該是你。”
男子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露出微笑:“你說的是。”他拉過放在床邊的椅子坐下來,說:“我叫吳邪。”
張啟山聽過這個名字。
那是在多年前的一個下午,九門幾個人如常聚在一起打打牌聊聊天。那天老五和八爺聊得興起,說起了幫後代改名的事。
你說我的孫子叫什麼好呢,吳老狗嘆道。
八爺在一旁哈哈笑,說兒子都沒有就想孫子了,先想兒子叫什麼吧,讓我想想,一窮二白三省省怎麼樣……
老八,不許胡鬧。那時他忍不住說了一句。
見他說話八爺立即慫了,吳老狗卻在一旁不作聲。正當他們想問怎麼了,吳老狗卻說了一句:
吳邪,就叫吳邪吧。
吳邪。
吳邪。
眼前這個男人叫吳邪。
張啟山覺得自己又陷入了一個幻境,說不清道不明,過去與現在交織了起來。
“那你叫什麼?”吳邪有點不耐煩地問了一句。
張啟山看著他,沉默了一會,思量著,然後才開口:
“張海客。”他說。“我叫張海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