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我同桌今天说了句把我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话。

《王维诗选》:

课间时和同桌感慨下周终于能逃脱物化地生魔爪而投入史政的怀抱了。我说为了让自己安心学习,把从不离身的《王维诗选》扔回了宿舍书柜,防止自己管不住手。同桌一脸牙酸,我突然好奇,问她:“你曾经有没有觉得我喜欢王维……嗯或者历同这样的很奇怪啊?”


我同桌立马就笑了,然后说了句我觉得这辈子可能都忘不了的话,她说:


“怎么会呢?我佩服你还来不及,更何况,我最喜欢你一提起王维就神采奕奕、两眼发亮的样子啦。”


初三时我刚对历史感兴趣,周围人都觉得奇怪和莫名其妙(实际上我之前看动漫时他们也这么觉得),大概那时我在他们眼里大概是脑子有病。后来上了高中,高一军训时自我介绍,我说:“大家好,我男神是秦始皇。”


很久很久以后,和高一同学们再次聊起初见那天,都哈哈笑说:“那天对你印象太深刻了!”“第一个记住的就是你!”“简直不能更吊哈哈哈”“男神秦始皇什么听起来就超酷!”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周围人不会表达出对于“喜欢王维”这种事特别怪异,反而赞叹“天呐你好厉害”诸如此类。


室长对于我的爱好一直是无可厚非不置可否的,她也不明白我为什么能对一本《王维诗选》爱不释手从不离身。但她会赞赏我“在如今能有人去认真读他们的诗作,从多元角度感受他们的存在,即使样子已被世界过滤了千百遍,也是值得喜爱的。”我周围的人,其实他们都不一定懂,很少会有人能理解我对已逝千百年人的莫名情感。但是,但是他们即使不懂,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更不会觉得我另类。有个业余爱好只有刷国产连续剧的理科朋友,在我生日时搜罗来大大小小印着王维诗作的书签送我。周围的朋友愿意陪我去图书馆找写历同时所需的史料,他们理科班一模历史必修考了王维很多人都找来告诉我,谁谁外出旅游见着有关王维的古迹雕像都会拍下来发给我。室友们对我贴在床头的王维画像也没什么异议,反倒开玩笑说看久了还觉得挺亲切的……


高一时我的同桌是我隔壁班的,语文课我的课前演讲是王维,后来她告诉我,我的语文老师在他们班说他的课代表演讲王维,讲得很好。


“当时我就想,真想认识一下这个喜欢王维的人啊。”我同桌说,“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最后我们成了同桌。”


是缘分。我猛然想起怪不得,我们刚认识时她就急不可耐问我可不可以给她讲一讲王维。








在我的学校里,经常看见有一些人穿着全职高手里的队服在校园里晃来晃去,上次还有两个学弟穿着那队服在我面前排队;一到周六回家有同学拉着印着美国队长那里面的大盾的拉杆箱招摇过市;抱着权志龙抱枕的男生匆匆忙忙跑过同济桥,背包上挂着一堆动漫吊坠的学妹拽着同伴一起唱着v家的歌,男生约着打农药女生讨论刀剑乱舞什么时候开服,偶然拾到lovelive主题的钱包,音乐剧社社员胸前佩着法兰西三色共和花。上次跑操见到同班女生穿着Alan Walker的标准队服,周围女生在讨论韩星大陆欧美各种小鲜肉……学风开放大概就是,在校园里不论哪个领域,都可以找到同好,各种元素爱好齐聚在校园里,实在不行自己发展安利也成。


就光我的宿舍,韩饭欧美迷妹大陆明星粉二次元都有,今天晚上放首日文歌或韩文曲,明天来一首周杰伦梁静茹,后天可能换英伦摇滚作调剂。没有谁会提出反对和异议。寒假时拽着基友陪我看诗词大赛,我应她去看我是歌手,然后一起愉快的背诗一起哈哈。




因为不同的价值取向,不同的兴趣爱好和审美标准,人总会对不符合自己口味的东西产生误解和鄙薄,但在另一人眼里,可能就是值得喜爱的。和朋友之间相处,其实很多圈我都不混,我都不懂,但是朋友们给我讲我也会听。他们也不理解我,却也愿意听我说。就像我的同桌坦言喜欢的是我爱着王维的样子。我一直觉得自己喜欢王维和其余人追她们的男神本命并没有什么区别,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也这么看。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或许我本人很平庸,但我总觉得对你的爱很美。”不管对象如何,每一份认真付出的爱都值得尊重。


因此即使看过了网上各种人心叵测风风雨雨,我还是愿意相信周围大多数人都怀有善意与尊重。


对于我所有的朋友,我都心怀谢意。



评论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