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2

 @木子日央 

那是個被血色沾染的夜晚。
雪覆滿西湖岸邊的地面,在墨色的夜裡貪婪地吸食著生靈的體溫。半夜時分大部分商店已經關門,只剩下幾街燈閃爍著,為湖面添上詭秘的倒影。
血液在吳山居前形成了一個半圓,腐蝕至地下讓雪都染上了紅色。幾具屍體倒在那片血泊裡,關節在寒夜之中變得冷硬。
吳邪從口袋裡拿出打火機,點亮了嘴邊的煙,吐出的煙霧瀰漫在暗色裡。
“王盟,收拾乾淨。”
背後傳來小伙計的應聲,片刻人便走到店前開始收拾,絲絲血腥味伴隨著雪面的踐踏飄來。
吳邪厭惡地皺了皺鼻子,再吐出口煙霧嘗試把那味道掩蓋過去。
但那時不可能的,因為那味道就棲息在他的手裡,早在他第一次殺人的時候。
今天又是為什麼殺人呢?他想起底下那幾個不安分的堂口,前幾天為了一頓生意前來煩他,想必是得不到想要的東西而心生不憤。
那種沒用的部下,也該是時候除掉了。
怎麼會這樣?小哥離開不過五年,他卻覺得自己已經習慣了殺人。
“老闆,小心後面!”
王盟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他回過頭,卻見一個大漢拿著鐵棍正要往他頭上揮。
失算了,他想。以為清理乾淨便開始胡思亂想,沒想到對方還有埋伏。他來不及做任何動作,只能眼看著鐵棍正要落到他的頭上--
一把軍刀驀然貫穿了那個男人的胸膛,露出半截刀鋒在吳邪面前,幾滴血液濺到了他的臉上。
彷彿慢動作一般,吳邪默默地看著那個男人倒下,另一個男人出現在他面前。
染血的軍服,凌厲的瞳孔,野獸的眼神。
然後,那個男人倒下了。
那是染血的修羅。

夜晚是夢魘的領土。
金紅色的火炎吞噬了曾經繁榮的張宅。張啟山倒在地上,麻木地看著地上的一隻手。
那是一隻漂亮的手,肌若凝脂,雪白通透,即使失去了主人也無其風雅。
他就這樣看著那隻手爬到他眼前,末端還燃燒著火焰。
那隻手的無名指上帶著一隻戒指,和他手上戴的如出一徹。
他就這樣看著那隻手爬到他的跟前,化為灰燼。
夜色裡迴盪的,是誰的吶喊?
他從這地獄中醒來。

评论

热度(8)

  1. 煙雨木子日央 转载了此文字
    為什麼我會認識一個連轉載都不懂的朋友
  2. 木子日央煙雨 转载了此文字
    @煙雨 吳邪最近很煩躁,一來黎簇整天都在他身邊轉來轉去,二來救他的人還昏迷不醒,他得騰出人手以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