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錯軌 1

 @木子日央 

以下第一篇


木子日央:

 @煙雨 

『這篇文是我和@木子日央一起以接龍方式寫的,第一篇他寫,我接,如此類推。我們會輪流發然後轉載。這篇是張啟山穿越到吳邪時代的故事,無cp向,因為啟月是官配所以會有,不過各種cp可能擦邊球。ooc不保證沒有,沒有好好研究細節,因此看見什麼不合理和不符合原著的情節請無視吧。如果看完以上還能接受的話請往下啦吧。』

copy and paste 真是樣好東西


清晨四時,市集才開了幾個攤檔,老徐如常搬來板子,放上剛熱好的饅頭,便準備坐上一整天。
老徐住的地方叫石田鎮,只有幾十戶人家。老徐對他們很熟悉,哪家是女兒待字閨中,哪家的母牛生了崽,他都曉得一清二楚。石田鎮離市中心說遠不遠,說近不近。老徐這麼多年來也只看過一個外人,還是迷迷糊糊的走到這裡。
這年冬天比往年寒冷,一星期有五六天都在下雪。老徐的饅頭也因此特別好賣,經常不到半天就賣光。老徐估計,今天只要一個時辰就能回家。
然而,市集似乎比往日冷清,聽隔壁的李大嬸說江邊好像死了人,結冰的江水幽幽地透著血光。
老徐不以為然地聳聳肩,想笑李大嬸瞎說,但他也確實自清早起便隱隱約約地聞到一絲絲血腥味,和賣魚身上的腥臭不同,它帶了點腥甜。
不知過了多久,天色慢慢轉暗。老徐估摸也快下雨,趕緊收拾準備回家。
陡然,一把硬物頂住了老徐的脊梁,冰冰的,還帶了極其濃烈的血腥味。老徐嚇得癱坐在地上,腦海裡不住浮現李大嬸的話。他用手抓起一把雪,想要轉身求饒。
「別動!」身後傳來一把年輕的聲音,身後的硬物伴隨沉重的呼吸聲不住顫抖。
「你......還有饅頭嗎?」
老徐用力點頭,抓起幾個饅頭放在身後的血手上。
身後的壓力隨即消失,老徐呼了口白氣,小心翼翼地往後看。
老徐看到的,不是什麼水鬼,只是一個穿著濕漉漉的染血軍服的小兵。
小兵很年輕,看似不到二十二,臉上帶著大塊大塊的血印,嘴巴凍得青紫,正狼吞虎咽地吃著饅頭,不時咳出血塊。
過了一會兒,小兵似乎吃飽了。他擦擦嘴邊的血跡,向老徐微微頷首:「敝姓張,現急需前往西子湖,還望老伯念在在下傷勢,為在下指點迷津。剛才魯莽之舉,在下深感抱歉。若有緣再見,定當不負救濟之恩。」
老徐仔細打量小兵,只見小兵緊扶著樹幹,雙腳不住抖顫,但眉宇之間仍帶著一股英氣。
老徐想起以前看過長官的照片,也是個年輕有為的軍人,只可惜英年早逝了。
老徐向前指了指,小兵低頭鞠躬,蹣跚地往前走。
老徐站在大雪中,目送漸行漸遠的血足印。雪花很輕,老徐卻不自覺地跌坐在地上,臉上的淚凍成了冰。
他想起了小兵的身份,然而,他或許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過他了。
這是二零一零年,石田鎮發生的一件小事。

评论

热度(4)

  1. 煙雨木子日央 转载了此文字
    @木子日央 以下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