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生日&情人節賀文(黑盟)

生日&情人節賀文

@颯颯U
給颯醬的遲來的生日快樂!
還有偽情人節賀文(只是懶不想再碼一篇)

「滾!鬧事就不要進來!」
王盟被店裡的夥計推了出來,掉在路邊的垃圾堆上。他邊罵邊爬起來,酒從手中的酒瓶灑落。
「什麼態度啊,不是說為客人服務嗎......」
他獨自踱步在黑漆漆的路上。儘管這間位於小巷盡頭的大排檔顧客比平時多,但到了這個時間也沒剩下多少人,那些一對對閃瞎狗眼的情侶,早就回家溫存了吧。
反正我就是個單身狗啦。
霓虹色的光牌閃爍著,在酒醉的他的眼裏顯得朦朧不清,眼前好像閃過了誰的臉。
是誰呢?戴著墨鏡的......
他把酒瓶摔倒地上,崩裂的玻璃散滿地面,酒液淋在他身上濕了衣襟。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為什麼又想起那個混蛋了?不是答應過自己不要再回憶那個人的嗎!
他好像剛運動完般喘著氣,然後跌坐在地上,玻璃碎片刺入他的掌心,鮮紅從傷口冒出,血腥與酒氣混集在一起。
他突然想起了分手那個夜晚。
那時那個人也是帶著滿身酒氣和血腥味回來。那晚他睡得正香,被突然傳來的聲響嚇醒。
那人慵懶地躺在沙發上抽著煙,好像那些傷口不是長在他的身上。他口氣有些衝地提醒那個人。現在想來,是因為心疼吧?
他已經不想回憶起你倆為什麼吵架,只記得最後他說了句:「算了,我還你自由。」
那人沒有回答,就這樣離開了。
那人離開了,明明那是他想要的結果。他早就累了不是嗎?他就怕黑瞎子不肯放他走,但為什麼那人灑脫的轉身時,他卻感到了落寞?
不,不要想了,一切早就過去,他的人生,讓他一個人走。
他爬起來,迷迷糊糊地往前走,腳步虛浮。
突然一個滑腳,他往旁邊倒下去,卻不巧掉到一條小溪裡。
冰冷把他包圍,四周是幽黑的寂靜。看著水面的閃光,他突然覺得,就這樣待在這裡也挺不錯的。

「滾!鬧事就不要進來!」
黑瞎子被吳邪一腳踢出門外,當他站穩時吳山居的門已經關了。
「喲,小三爺你也太無情了吧。」
他最近才倒了一個斗,倒完的時候已經情人節了。他閒著沒事幹亂逛,走著走著就走到了西湖。雖然知道吳邪這個時間應該和張起靈在幹兒童不宜的事情,但就這麼把他趕出去也太無情了。
黑瞎子顯然忘了自己有多欠抽。
看著吳山居關起來的門,他莫名地有點煩躁。他從口袋裡拿出煙點著,煙霧飄散在寒風裡。
為什麼走到這裡來了?
他又繼續漫無目的地亂逛。今天做什麼好呢?怎麼說也是情人節,去酒吧勾搭個辣女是個不錯的選擇。
突然眼前閃過了熟悉的人影。他看仔細些,只見王盟拿著酒瓶在街口,搖搖晃晃地往前走。
小夥計怎麼到這兒來了?他有些好奇地跟了上去,跟得有點無聊,就開始回憶起過往。
他不常想過去,因為那並沒有任何意義。可看著前方的背影,他驀然有了這種衝動。
原本兩人平平淡淡的日子就這樣過得不錯,最後為什麼分手了呢?他搔搔頭不太想得起來。
大概也不怎麼重要。
不過到底王盟為什麼會在這裡呢?兩人分手都三年多了,早該找個女朋友了吧?
玻璃碎裂的聲音拉回了他的思緒。他看著王盟倒在地上,血沾濕了手袖。
唉喲喲,怎麼單身一人都不會好好照顧自己呢。
王盟的沉默也是他的沉默。王盟從地上爬起來,兩人又往前方走去。
王盟掉到水裡的一剎那黑瞎子呆了,下一秒他反應過來時已經反射性的下水救了人。他抱著懷中昏迷的人,不由得抱怨自己,怎麼就衝下去了?弄了這麼一個爛攤子。
他不想就這麼把人放在路邊,於是把人帶回王盟的住處。他從王盟的口袋裏翻出鎖匙,把人放在床上,再點亮了根煙,坐在床邊看著那人的睡顏。
怎麼就留下來了?
床上的人翻了個身,手恰好搭到黑瞎子的膝蓋上。只見王盟張了張嘴,露出了一句:「瞎子......」
煙從兩指間掉了下來,黑瞎子怔怔地看著他,王盟卻只是繼續睡他的覺。
黑瞎子笑了起來,摸了摸王盟的頭。
也許留下也挺不錯的。
End

怨婦(並不)王盟和情商零渣男黑瞎子各一隻~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