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窒息的魚(蘇份)

我喜歡的cp沒有最冷只有更冷。

不要問我什麼時候更《追》,大概是放長假的時候。


*短篇

*黑化蘇

*ooc有

  安份躺在床上,身下是絲綢的被子,一看就知價值不菲。床邊放了一個紅木櫃子,還有一個同樣材質的屏風。這是一個奢華得讓人咂舌的房間,但安份並沒有心思欣賞–儘管這是他夢寐以求的生活。這裡的一切東西他都已經看膩了。一天,一個星期,一個月,他被關在這裡已經有多久了?他覺得自己已經失去了時間的觀念。在這段時間裡,除了蘇,他誰也沒見過。沒錯,就是蘇把他關在這裡的。

  為什麼蘇要這麼做呢?他怎麼想都不明白。在解決了蘇三十大限的問題,他也拿到錢後,他打算退出整件事。開玩笑,繼續玩下去,命都沒有了。可是蘇一聽到他要離開,不知怎麼就變了個人,他還沒反應過來,便被蘇用針刺暈了,醒來後便在這間房間裡。

  安份動了動,牽動了床邊的腳銬。 蘇雖然軟禁了他,但生活卻照顧得很周到,經常帶來新的武俠小說。他初時也看來混著度日,但後來,他發現自己看的興致都沒有了,整天就躺在床上,一趟就是一天。

  他覺得自己像是一隻寵物,被蘇養在裝飾精緻的籠子裡。思維能力一點一點的失去。會不會有一天,他會變成放棄思考的玩物,像被養在魚缸裡的金魚?

  開門聲傳來,安份轉過頭,看見蘇走進來。

  『怎麼了安份,沒有看新的小說嗎?』蘇笑著走過來,把飯菜放在櫃子上。見安份沒有回應,他夾起飯菜,送到安份面前,『來,吃飯。』

  安份看著被筷子夾著的紅燒豆腐,突然想起兩人初初相識,蘇第一次做飯時,便做了一道紅燒豆腐。

  他敢肯定這豆腐也是蘇做的,不知是因為那熟悉的氣味,還是因為蘇對他的用心。他還記得那時在舊居的時候,兩人嘻嘻哈哈的相處模式。那段歲月雖短暫,卻深刻。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呢?

  他突然心頭一動,還沒反應過來,話便已說了出口。

  『蘇,放了我吧。』他說。『你要誰沒有,我一個小毛賊有什麼好稀罕的?』

  蘇的笑容像琉璃一樣驀然崩解。他捏住安份的脖子,眼裡滲出安份從來沒有見過的瘋狂和憂鬱。蘇越來越用力,安份漸漸覺得透不過氣來,伸手嘗試拉開,卻徒勞無功。

  『我不准你這樣說。』蘇的話語裡散發著陣陣寒意。『我不會容許你離開我,想都別想。』

  安份張口嘗試吸取氧氣,但視線越發混沌。模糊間他看見蘇的身影,他就要被殺死在這裡了嗎?也許這也是個不錯的選擇,比起一輩子被關在這裡……

  蘇卻在這時放開了手,安份反射性地換氣,等他咳嗽完後,蘇已經恢復了理智。

  『對不起,沒受傷吧,安份。』蘇一臉悔疚地問,又恢復了平時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沒事沒事。』安份急忙搖頭,他總覺得自己有什麼想對蘇說,卻說不出口。

  『那就好。』

   看著笑意盈盈的蘇,安份突然感覺到一陣惡寒。

   他還得被關在這裡多久?

end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