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追(黑盟)(3)

王盟從混沌中逐漸醒來,甫拾回意識便感覺到疼痛從全身各處接踵而來。他嘗試抬起手,卻只覺全身乏力,一根手指頭也懶得動 。

緩緩睜開眼睛,眨了幾下視野才變得清晰。被子被從窗簾縫隙刺入的陽光照得發白。

原來已經早上了……他遲鈍地想。

「醒了?」一把聲音從旁邊傳來。

他轉過頭,滿目的黑映入眼簾,墨鏡在陽光的照射下灼灼生輝 。

是黑瞎子啊……腦中的齒輪終於轉動起來,把他的思緒逐漸拉回,昨晚的事浮上心頭。

他真的和黑瞎子做了?

他懷疑那是否只是個夢,但身體的疼痛無一不提醒著他這個事實 。

王盟不是沒想過有天會為了生意和別人做,早在老闆第一次和人睡時他便有了心理準備。不過認為大概沒有人會看得上自己 ,所以也沒有太在意。

怎知過了沒多久就和人睡了,對象還是黑瞎子。

他覺得一定有哪裡弄錯了。黑瞎子來了這麼久,什麼奇怪的事情也沒做過,為什麼突然就說喜歡他,還和他做了。

事實證明即使王盟幫得上吳邪的忙了(各種意義上),腦袋還是不及他老闆靈光,因為他怎樣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現實也不容他多想。黑瞎子見他醒了,端來一碗粥給他。「早飯,吃吧。」

黑瞎子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有點驚訝,不習慣的善意讓他縮了縮,猶豫是否該接過。

黑瞎子見他不接,反而逃逸似的後退了些,臉色沉了沉,把碗放到床頭櫃上,伏在他耳邊說:「不吃早飯的話,我吃你如何?」

王盟嚇得連連後退,腦袋狠狠地撞上床頭,痛得他龅牙咧嘴。

黑瞎子從他身上起來,哼了一聲,把粥塞到他手裏。「快吃。」

王盟不敢怠慢,連忙開餐。黑瞎子見他聽話了,便不再理他,走到客廳看琴譜去。

王萌迷迷糊糊地吃著粥,剛才黑瞎子溫熱的氣息還糾纏在耳邊。他不期然想起了昨晚的激情;黑瞎子如何觸碰他的肌膚,吻住他的唇……

他搖搖頭,別想了。

吃完早飯後他把碗放在床頭又躺了回去,整個人累得不行,只想繼續睡覺,卻不知為什麼睡不著。

當下面哪一個果然不怎麼舒服, 他記得老闆第一次和人做後休息了一整天,還要他幫忙按摩才能正常走路。

老闆……

「糟糕!」他倏地從床上跳起來 「上班要遲到了!」

他才不要被扣工資!

「吳邪打了電話來,你今天放假不用上班。」黑瞎子的聲音從外面幽幽傳來。

王盟聽了啊一聲,點了點頭,又鑽回被窩裏。

算老闆有點良心……不過放假扣工資嗎?

他繼續在被窩裏東想西想,最後沉沉睡去。

當他再次醒來時天已經黑了。王盟望向窗外明晦交集的萬家燈火 ,撥開被子下床。

當他感到陣陣涼意時,他才發覺自己原來沒穿衣服!

也就是說他整天也在裸睡。

黑瞎子你個混蛋!

他步履闌珊地走到衣櫃拿衣服,然後走進浴室。到溫水從水龍頭流出,他才發現全身上下乾淨得很,沒有一點黏膩的感覺。

他記得昨晚和黑瞎子做完最後一次後,累得沒有清洗便睡了,應該不會這麼乾淨才對。

所以……是黑瞎子幫他洗了?

王盟往腰間捏了捏,感覺酸軟,但沒有過度運動後的僵硬。

他該不會還幫他按摩過了吧?

難怪他能夠正常走路。

王盟心情複雜地沖洗完畢。

當他擦著頭從浴室出來時,剛好看見黑瞎子往桌上擺放碗筷。

「吃飯吧。」黑瞎子把筷子遞給他。

王盟接過坐到黑瞎子對面,夾起面前的排骨,試探性地吃了一口 。

沒想到這眼鏡還會做飯呢。

剛剛去浴室時都沒發現黑瞎子在廚房做飯。

……那為什麼之前都要他煮?

不過見黑瞎子做了這麼多,王盟的確有點感動。

事實證明王盟實在太天真了!這些都只是黑瞎子追人時的伎倆而已。在許久之後,王盟和黑瞎子一起過日子時,他不由得感嘆,為什麼當初他會被這混蛋的把戲追到手呢?

不過這時王盟還是什麼也不知道,心裏感動得很。
這瞎子也不是那麼差嘛……

兩人對坐著吃飯,偶然開口聊一兩句,並沒有刻意活躍氣氛。

他們就是這樣相處,有話聊時可以談一整天,沒話聊時可以整天也不說一句話。

這很好。空氣中的恬靜並不尷尬,反而讓他有點安心。

說到底,也只有熟人才可以這樣相處 。

有句話是怎麼說的?真正的友誼是在沉默中顯現的。

當你和別人相處,沉默卻並不尷尬,可以安心做回自己時,那人才是你真正的家人,朋友,戀人。

可以渡過了一輩子的人。

不過此刻王盟並沒有想到這麼深,他只是單純地覺得很舒服。

吃完飯後黑瞎子收拾好碗筷後到浴室洗澡,王盟則在客廳看電視。

當黑瞎子出來後,王盟覺得有點困,便打算去睡覺。

然後他又面對和前晚一樣的問題。

黑瞎子睡哪裡啊!

黑瞎子看見他的神情便猜到了他在想什麼,於是環著他著他的肩膊說:「我們一起睡吧,盟盟。」

見王盟一臉不願的表情,他又補了一句:「我什麼也不會做的 。」

王盟瞪著他三秒,然後不忿地挪開他的手,往寢室走去。

難道他說不要有用嗎!

他覺得自己早就習慣被黑瞎子壓榨了,真是可悲。

今次和黑瞎子做了也沒特別排斥,除了早有心理準備,大概也是因為對方是黑瞎子吧。

黑瞎子看著王盟的背影,得意地笑了。

最後兩人還是一起睡了,和以往黑瞎子來留宿時一樣——除了他抱著王盟。

王盟掙扎了兩下,然後便放棄了,扁著嘴嘗試入睡。

黑瞎子拍拍他的頭,也跟著進入夢鄉。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