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追(黑盟)(2.1)

日上三竿,氤氳的熱氣在路面 蒸騰,黑瞎子隻身一人在人跡罕至的街上蹓躂。

衣袋裏傳來一陣震動,他拿出手機察看,是上次的筷子頭發短信來通知餘款已經存入他的戶口, 他分的份毫無疑問是最大的,另外還有一個土夫子的分成也不差 。他記得那個土夫子是筷子頭用一個手下的三個晚上換來的 ,現在分成還這麼多,看來是想拉攏他。

這種交易在他們這行很常見,畢竟圈子裏女人少,男人又不用立貞節牌坊,看見合眼緣的就當是泄泄欲。也許正因如此,圈子裏的兔兒爺特別多。

現在他自己也是了。

遊蕩著走到了吳山居,黑瞎子往店裏一看,王盟不在,只有吳邪一人坐在櫃檯前不知在看些什麼 。

吳邪看見黑瞎子走進來,托了托眼鏡,說:「你來幹嘛?我這寒酸小店可沒有什麼能招呼你。」

「真絕情,我好歹也算是你半個師傅。」黑瞎子走向他,看見放在櫃檯上的帳本。「在查帳?」「沒錯。」吳邪笑了笑,表情晴晦不明。「大部分都還可以,不過有幾隻老鼠在搞小動作,遲些得處理掉。」

黑瞎子看著吳邪,那清秀的臉和初見面時一樣年輕,可那雙眸裏透出的滄桑卻讓他老得像活了千年。

洞悉了家族的真相後,吳邪已經不是那個吳邪了。瘋狂的仇恨 隨著荷爾蒙在他心裏扎了根,徹底抹殺了他心中的天真無邪。為了家族的利益,他可以放棄所有, 無論是良知,所愛,還是自己。

大概張起靈是惟一的例外。

黑瞎子聽過吳邪為了利益和人睡的傳言,他沒有找吳邪証實,不過多半也是真的。

啞巴張知道了會有什麼反應?

「那你加油吧。」黑瞎子回答, 然後往店裏看了一圈。「只有你一個人,你夥計呢?」

吳山居的夥計只有一個。「王盟去盤口查貨,遲些才回來。」

「你讓他一個人去,不怕他搞砸?」

「總得讓他訓練一下。」吳邪瞄了黑瞎子一眼。「他是難得能信任也幫得上忙的人,如果有時間我也想慢慢來。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

黑瞎子但笑不語。對呀,他們誰都沒有時間慢慢來。說不定哪天就死在斗裏。

他也不打算慢慢等。

「我最近有個斗,你有興趣嗎?」吳邪語鋒一轉。「挺油的 ,但是個凶斗,之前幾批人都沒出來,現在沒人敢下,要不要試試?」

「我的價不低啊。」黑瞎子一屁股坐到櫃檯上。「而且我不一定願意。」

「我知道。」吳邪也不廢話。「你想要什麼?」

「嗯……我想想……」黑瞎子摸摸下巴,側頭想了想,然後伏身看著吳邪。「你那夥計一個晚上怎樣?」

吳邪顯現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 ,呆了半晌,才說:「當然沒問題,就這麼定了。我等會通知他。」然後表情忽然變得有些狡詐。「想不到你有這樣的興趣呀。」他剛剛就在奇怪黑瞎子為什麼突然會來,還談些不設實際的話,原來目的在這裏。

「那比得上吳小佛爺,」黑瞎子笑得一臉放蕩。「聽說你在道上的姘頭也不少,這麼風流小心精盡人亡啊。」

「放心,你一定比我早死。」

看著吳邪波瀾不驚的眼神,黑瞎子不由得感慨他真的變了。

造化弄人。

既然目的達成,黑瞎子也不打算留下。「那下次見囉,夾好喇嘛通知我。」

「慢走不送。」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