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追 (1) (黑盟)

根据飒酱的建议,我决定把人生中第一篇长篇发上来!有以下几点要注意:

1.坑品没保证

2.不定更

3.黑盟瓶邪花秀胖云

4.有肉。体。交。易,不喜勿入

5.HE

6.背景是半原著,大概吧

瀕死的暮光給斑駁的灰牆染上橙黃,把破舊的公寓裝飾成雍容的少婦,佇立在艷陽之下,供人觀賞。

但黑瞎子此時並沒有心情去欣賞四周的美景,一心只想著在公寓裏等他的人,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公寓前年老的保安看見他走過來,對他打招呼:「喂,好久不見了,來探望你的朋友啊?上次你來好像是幾個月前的事了吧?」

「對呀,三個月沒來了。」

「這樣啊,雖然你不常來,但這麼長時間你也一直來,可見你們感情真不錯呀,現在重視感情關係持久的年輕人可不多了,一代比一代功利,真是!」

「的確,不過那傢伙可不是啊?」

「這倒沒錯,小盟那傢伙,人是好,就是不長心眼!這樣下去小心有一天被人……不,我不是在罵他……」

「不,你說得對,那傢伙就是少條筋,因此多得你平時多多關照了。」

「 不、不,我也沒幹什麼,舉手之勞罷了。」

「那今後也拜託你了。」

「當然,當然……」

黑瞎子步上樓梯,邊想著剛才和保安的對話。

他第一次看到吳家小三爺時, 就覺得這啞巴張的心頭肉該死的天真,不用三天就會被人拐去賣了。豈料他的夥計比他更缺心眼,他用了不到三小時,三言兩語就把他拐去了廣西。

直至那件事情完結,他對王盟的形象,也只停留在「小三爺沒腦袋的小夥記」上 。

之後有一次他倒斗受了傷, 碰巧在杭州那邊解散,他便打算到吳邪那裡包紮,反正以吳邪那性子也不會真拒絕的。

他去到時吳邪卻不在,只有那正趴在櫃檯睡覺的小夥計。王盟顯現對他的到來感到很困擾,老闆又不在沒有人可以問 ,左思右想,因為店裡沒繃帶,便帶他到自己家包紮,當是招待老闆客人。

所以才說他缺心眼,這麼容易就讓人到家中。

他那時一邊感受著王盟生澀卻細心的包紮,一邊聽著他不着邊的抱怨,心中滿足感油然而生。

無論是他自己還是王盟,那時也沒想到,他們之間,會如何發展。

黑瞎子按響門鈴,頃刻門便應聲而開。

「你來了。」 王盟側身讓黑瞎子走到屋內。「受傷了?」

黑瞎子點點頭。

「你等等,我去拿繃帶。」

黑瞎子坐到沙發上,看著王盟為自己爬上爬下的背影,他竟覺得有些溫暖。

他那時包紮完後,不住白不住,便厚著臉皮住了下來,王盟怎樣趕也趕不走,加上被黑瞎子用倒斗換來的現金收買,便由得他在這裏療傷了。

他初時住下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就是找地方住圖個方便。 可是在這裏住久了,一天,一星期,一個月,他竟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改變了。

從事犯法行業的他,手上從沒缺過鮮血,身邊從沒少爾虞我詐,他也從來不在意。

可是,在這裏,渡過一個又一個平平無奇的日子,聽著王盟坦率的抱怨,說出不經大腦的戲言,他竟發現自己習慣了這種時日。

習慣了真誠,習慣了輕鬆,習慣了平淡。

這是在道上鼎鼎大名的黑爺,不曾擁有過的。

嘛,這也沒什麼不好。

人一生滾滾紅塵,不也只是想為 自己尋得那麼一點平凡的幸福麼?

只可惜,他太清楚身邊的一切是多麼污穢不堪,一旦把王盟牽扯進來,又可能導致什麼後果。

道上的黑爺不能有弱點。

他遠遠地看著就好。

因此,他只有在每一次倒斗,故意受點傷後,才到王盟這裡包紮、療傷。

王萌拿著藥箱走過來,黑瞎子脫掉上衣坐在凳子上,讓王盟處理傷口。

王盟看見黑瞎子背上猙獰的傷口 ,皺了皺眉,一邊清理一邊說:「你就不能自己先處理一下嗎? 這樣遲早有一天因細菌感染而死 。」

「我不就萊找你處理了?」王盟的處理技術越來越好了,黑瞎子想。

「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就不能看好自己嗎?還說是倒斗界的一哥呢 ,次次下斗都受傷是怎麼回事?」

黑瞎子心裏喀噔了一下。「你知道倒斗?」

「知道呀,我幾個月前開始幫老闆手下的人安排倒斗的事宜。你知道,我之前只能幫老闆聯絡一下人,管理鋪子和處理明器買賣之類的,現在他終於願意將更重要的事情交給我了,希望能幫老闆更多的忙呀……」

王盟繼續說著,黑瞎子卻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思緒在心中轉過千百回。

他願意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是因為他不想把王盟牽連進來,不希望他受到傷害。

但現在王盟已經自願踏進來了。

他有不出手的理由嗎?

包紮好傷口,王盟收拾好藥箱,站起來對黑瞎子說:「搞定啦,記得不能濕水,還有……」

黑瞎子突然拉著他的手,把他拽過去,王盟整個人摔倒在沙發上,當他回過神來,黑瞎子已經籠罩在他的上方。

「黑爺,你這是……」王盟正欲發問,黑瞎子便壓了上來,有什麼柔軟的東西貼上他的雙唇,開始吮吸。

王盟花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黑瞎子在幹什麼,一下子慌了起來,想推開他,對方卻絲毫不動,一隻手按住他的後腦,剝奪了他逃跑的機會。

一個黏滑的東西鑽進他的口腔,和他的舌頭互相糾纏,過於激烈的吻讓他漸漸缺氧,身子發軟。當黑瞎子終於放開他的嘴唇時, 他已經被吻得頭腦發昏了。

緩過氣後,王盟直瞪著黑瞎子, 想朝他大罵,又想發問,卻不知道該問什麼。

黑瞎子倒是先說話了,他伸手抓住王盟的下巴,拇指輕撫他的嘴唇,說:「我喜歡你,當我的人吧。」

「呃……你說什麼?」王盟感到自己的腦袋當機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黑瞎子俯身想再吻一次,王盟發力推開,今次黑瞎子倒是順了他的意,讓他逃離自己的懷抱。

王盟站起來把稍亂的衣服整理好,抬頭望向黑瞎子,欲言又止。

「 你不喜歡我嗎?」瞎子問。

「不是這個問題……」王盟拼命搖頭,腦袋漸漸從一團漿糊的狀態擺脫出來。「你是在開玩笑吧 ……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反正就是……」

「簡單來說,你不會接受我?」

王盟連忙點頭,生怕黑瞎子會突然發瘋。

黑瞎子卻很平靜,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我明白了。」然後就沒有其他動作。

王盟鬆一口氣,不想再逗留在這詭異的氛團裏,便回房洗澡睡覺, 走到房門前卻想起睡覺的問題。 以往黑瞎子來療傷時,他倆都是一起睡的,畢竟兩個大男人沒什麼好介意,但現在黑瞎子說了喜歡他,他倆若再睡在一起必定會很尷尬,他又不可能趕黑瞎子走……

黑瞎子見王盟站在房門前一副躊躇的模樣,猜到他的顧慮,便說:「放心,我今晚睡沙發。」

王盟點點頭,有點感激黑瞎子的體貼,放心地拿衣服洗澡去了。

黑瞎子坐在沙發上,聽著浴室傳來的水聲,從衣袋裏拿出一根煙點上,裊裊輕煙隨著菸草味漫滿室內。

若果他不打算出手,便一定只會在旁邊默默守護,可若他打算出手,便一定不會讓王盟有逃脫的機會。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