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廢墟(黑盟)

5. 廢墟

黑瞎子渡步在荒蕪的田鄉小徑上 ,四周荊棘叢生,枝椏滿佈, 由黃綠相間的枯葉點綴,恍如荒野的魁魅魍魎。

他停在小徑的盡頭,一幢小屋的前方。烏門青瓦灰檐白墻,儘管簡陋,卻滲透着平常人家的簡淡質樸。

破舊得如同廢墟。

他步過雜草叢生的庭園,推開滿是蟲蛀的木門,吚呀聲伴隨著輕風與晨光闖入久未踏足的禁地, 捲起厚重的灰塵,在光芒中翻滾,閃爍。

在地板上留下一個又一個清晰的腳印,黑瞎子走到房間的中心, 目光徘徊在與昔日別無二致的擺設之中。

種種往事如泡沫般浮現,然後破碎,掉落在時間的墳墓裏。

這是他曾經和王盟生活過的痕跡 。

這個小屋是他很久以前買下的。

那次他在附近倒斗,受了重傷, 同伙送他到村子裏休養。他給了村長一筆錢,村長待他很是殷勤 ,讓他在村子外圍一家小屋慢慢療傷。住了一段時日,黑瞎子意外地喜歡這裡,便賣了下來 ,卻很久沒來過。

一座空置的小屋,立在荒地的路旁。

之後有一次吃飯時和王盟提起, 王盟建議到那渡渡假,他見反正清閒,便同意了,於是他倆一起到這間小屋,渡過悠閑的時光。

他拿起放在矮櫃上的相架,抹去鏡面上的灰塵,映入眼簾的是王盟的笑靨,旁邊是笑得同樣燦爛的自己。

那是他們在附近的山間拍的。

那時他們在山林之間漫步,天朗氣清,惠風和暢,路邊清澈的小溪,晶瑩如初春的晨露。

不如找條魚回家添菜?王盟說, 望向旁邊的黑瞎子。

黑瞎子卻已跳入溪水之中,搞混見底的溪水。

喂,你的衣服啊。王盟在溪旁焦急地大喊。

他卻不理會,頃刻便抓了尾魚扔給王盟。

王盟七手八腳地接過,佩服又有點不服氣地說,你真行啊。

然後拿出手機,給兩人拍了合照,留下美好的一刻。

王盟很喜歡那張照片,第二次來時便沖曬了出來,鑲在相架裏 放在矮櫃上。

他說,這是我們到過這裏的證明 。

他還記得,那天抓了魚後,晚上吃的是用村子裏買來的番茄做的番茄煎魚。番茄的香味瀰漫在屋中,深入他的肺腑,滲入每一寸的肌膚,留在記憶的角落。

有天他閒得無聊,建議到之前那個斗走走。王盟想了想,搖搖頭 ,說,我才不要給你收屍,也不要你給我收屍。

他總是這樣,好聽是溫和,難聽是懦弱。

能讓他站起來的人,只有他老闆和黑瞎子。

真好啊,有這麼一個人關心自己 ,擔心自己的安危。

和王盟相處的一點一滴想溪水一般流進他的心裏,漸漸融化了他心底的寒冰。

什麼時候,有那麼一個人悄悄住進他的心裏?

像這間荒野裏的小屋,曾立於時間之外,無人問津 空虛寂寥。

有人卻和他一起在這裏渡過平凡淡樸的時日,塗上溫馨的色彩 ,刻下深刻的印痕。

上一次來這裏的時候,王盟趴在沙發上,啃著蘋果,對他說:

喂,下次來的時候,去看星星吧。

平時都沒有時間看,自從幫老闆幹完事後,都沒有看過星海了。 還記得我們在沙漠裏看過的星河嗎?

我很喜歡這裏。

但,那卻是最後一次。

王盟和夥計下了一個斗,卻沒有出來過。

在塌了的斗前,黑瞎子瘋狂地大笑。

王盟再也無法回到那小屋去了。

那小屋仍在,人卻不會再回來。

小屋再次被遺忘在空虛之中, 漸漸覆上了塵埃。

沒人住過的房子是物業,有人住的房子是家,有人住過卻再也沒有的會化為廢墟。

廢墟在歲月的磨蝕中漸漸腐朽, 以將融未融的模樣佇立於人前。

終將被大地之母收入懷。

但人的停留終究為房子帶來了改變。他在房子裏留下了很痕跡,溫柔了歲月,改變了歷史。

人會逝,但那痕跡不會,那痕跡會伴隨房子走至毀滅之時。

黑瞎子步出房子,望向冉冉升起的朝陽。陽光灑落在他和身後的廢墟上。

曾經,他一個人穿越前方的路; 曾經,有人陪他走過未知的路。 即使現在那人已逝,他留下的刻印會和他一起走下去,看日昇日落,看花開雪飛。

直至終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