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混邪北極圈半雜食咸魚

逆拆看情況

等(黑盟)

接 一切之後


「老闆,兩盒星洲炒米。 」

黑瞎子吹著口哨, 提著飯盒走回那座破舊的公寓,按響位於頂樓一偶某房子的門鈴,房門咿呀地張開,一張疲倦的臉露了出來,王盟轉身讓黑瞎子走進屋裏。

 黑瞎子把飯盒放在桌上,坐到王盟對面。「怎麼樣子這麼殘?盤口出事了?」

王盟搖頭,打開一盒星州炒米。「只是之前談生意時喝多了酒。你不吃嗎?」

「 怎麼會。」

黑瞎子一邊夾起星洲炒米,一邊端視著王盟。半闔的雙眼下泛著青紫,臉色慘白慘白的……若是之前還有人不服他,黑瞎子來了之後就再沒有了 。不過要處理的手尾不少,這段時間大概都沒有好好睡覺吧。

什麼時候他也會擔心別人了?

只是,不代表對方會願意接受。

趁著他去下斗才處理盤口的事,不是不相信他是什麼?

但他不能抱怨,畢竟當初先放棄的是他。

黑瞎子夾了一下王盟的鼻尖。

「你幹什麼!」王盟不滿地轉開頭。

黑瞎子但笑不語。

他願意等。



好短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