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一切之後(黑盟)

2. 一切之後

王盟在店子裏再檢查一次今天來的貨。天已黑,伙計們都回去了,店裏只剩下他一個。

這裡是王盟離開吳邪自立門戶後擁有的第一個盤口,一切自然比在吳邪身邊時差得遠,但總算過得去。

大門傳來敲門聲,站在外面的是一個好久不見的人 。月光灑落在他的黑髮上,墨鏡反映出炫目的碎光,讓人看不清他的雙眸。

王盟有點驚訝,為什麼他會到這裏來?他知道張姑爺早就在幾個月前從青銅門出來,吳邪的計劃早就結束了 。事到如今你來做什麼呢?

黑瞎子。

王盟打開門讓對方走進店裏。「想不到黑爺會來造訪呢。還是這種時間。」

黑瞎子踏進店裡沒有回答 。偌大的廳堂中只飄著內堂傳來的幾絲鵝黃光線,和蒼白的月光互相糾纏。

「我來給吳邪帶個口訊。」黑瞎子拿出一根煙,點上。「比起那時候,你變了很多。」

那時候?王盟一時間不清楚他在說什麼,隨即了然。

是的,他變了很多,誰沒在變?當時那個因一車西瓜而愁眉苦臉的小夥計,已經不復存在了。只是無論他如何改變,都追不上老闆的腳步。那怕他在道上已經有名有姓,在老闆面前卻只是個孩子。

誰有氣力追逐一個人至永久?他不是吳邪,沒有氣力去追張起靈。他曾經以為自己可以追到,可以幫到老闆一點的忙。結果還是被拒諸門外 ,被告知:一切與你無關了,你走吧 。

離開老闆的決定,他不後悔。

他要走出那個多年來的陰霾。

然而黑瞎子這時卻出現了,和那陰霾一起。

「黑爺才是,一點也沒變呢。」王盟笑說 。「不知道吳小佛爺有什麼話想說 ?」

「他說,」黑瞎子吐出一口煙,飄散在空氣裏 。「你要幹什麼我不管,不要阻著我的路就成。」

王盟一愣,然後有種大笑的衝動。

結果到了最後,他還是得靠吳邪的首肯才能在道上活下去麼?結果他還是和那時候希望加薪的自己一點分別也沒有,得靠乞討吳邪的憐憫麼?

是的,他弱,他沒用,比起那些無論是那方面都耀眼的人,他蒼白得可憐。

但他也是人啊。

那時你拒絕我的辭職,把我拖進這趟渾水,然後離開和喜歡的人雙宿雙棲,把我留在這深淵裏。

身邊,連一個人也沒有。

不過心甘情願走進來的自己,也沒資格抱怨什麼吧。

王盟試圖維持他的笑臉,抽動的嘴角卻出賣了他。「謝謝黑爺的口信,我了解了。時間也不早了,黑爺快點回去歇息吧。」

王盟轉身準備送客,背後卻傳來黑瞎子略沙啞的聲音。「 不,我不回去。」

王盟頓住腳步。「黑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說了,我不回去。」黑瞎子走上前從背後擁著王盟 。「吳邪的計劃已經完了,我不打算再為他做事,所以我來還西瓜債了 。」

王盟沒有回答。然後慢慢地,他覆上黑瞎子環在他腰間的手。

誰說他身邊沒有人?

炙熱的煙頭卻灼傷了他的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