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短信(黑盟)

1.短信

陽光穿透玻璃,照亮飛舞的微塵,歲月靜好。

王盟躺在櫃檯上睡得正酣, 忽然傳來一聲巨響,嚇得他彈起來,以為老闆回來了,整個人跌到地上。

他邊揉著腦袋邊站起來,旁邊傳來笑聲,黑瞎子躺在沙發上捧腹大笑,剛剛那聲巨響正是他大力拍桌面發出的 。

王盟坐回椅子子上,委屈地看著他,敢怒不敢言。黑瞎子片刻後才停下,帶著意義不明的笑看向王盟 。

「你這伙計真有趣,」他說。「和你老闆一樣缺心眼 。」

王盟搖搖頭。「 我比不上老闆,我沒有他那種氣概。」他想起吳邪那滿身傷痕卻仍不懈地追逐著張起靈的身影。

「 啞巴張真幸運不是嗎?有人這麼為他。」 黑瞎子點起一根煙,輕煙飄散在小店裏,籠罩著尼古丁的氣味 。

「對呀,老闆曾和我說過,姑爺覺得即使有一天他消失了,也不會有人發現。」那張疲憊的臉龐彷如在眼前。「所以老闆才會這麼奮不顧身吧 。」

「即使消失了,也沒有人會發現嗎?」黑瞎子輕笑了起來。躺回柔軟的沙發上,沙發微微下陷。

「 幹我們這行的,誰不是?」

王盟把思緒自記憶拉回,望著他。「你也是嗎 ?」

「當然囉 ~」

「……不難過嗎 ?」

「難過?」黑瞎子吐出一口煙,「 心理質素這麼差的不該幹這行。」

王盟不知道該怎麼怎麼回答, 也許黑瞎子也不需要回答 。

王盟只是一介小市民, 他連老闆現在參與的是什麼也模糊不清,只隱若覺得是犯法的 。在他的世界中,沒有驚心的波瀾,也無血腥的劫數。

因此他無法想像 ,黑瞎子到底是抱持什麼心態行走在世上 。

沙發上慵懶的背影被暮光所包裹, 卻染不上它的色彩 。

「如果你只是想要人發現 ,我也可以啊。」 神差鬼使地 ,王盟開口了, 說出他自己也始料不及的話。

黑瞎子轉過頭, 看向坐在角落的王盟 。儘管淹沒在黑暗中 ,那眸子仍灼灼生輝 。

「你?」

「 對啊……我、我的意思是、我也是個人…… 不、不對……」 王盟搔搔頭 ,有點後悔剛剛開了口。

「 怎麼做?」 黑瞎子卻好像很有興趣 ,坐了起來,直視著他。

「呃……」王盟努力地在他點子不多的腦袋中尋找辦法, 卻苦無思緒。 剛好瞥見櫃枱上的手機 ,便衝口而出:「 用,用手機傳短訊 ?我的意思是…… 你、你幹的那行隨時那天會出事吧? 你在天天傳短訊來, 哪天沒有,就代表你死了吧 ?」

黑瞎子嗤笑 ,走到櫃檯前 ,拿起王盟的手機 。「不知道還以為你在給聯通打廣告…… 不過點子我喜歡 。」他在手機輸入一串號碼,遞給皇盟 。「另外,我工作的地方沒有訊號, 因此半年兩個月收不到短訊也不必驚訝。一年收不到才給我上香吧。」

王盟呆呆地點頭,接過手機,撥了過去。

那天晚上,王盟收到了黑瞎子的短信。

「 明天我不會再來了,遲些有工作。」

王躺在床上,發送回覆。

「那最好,不知道還以為你是無業遊民。」

「盟盟好過分@@說不定我真的是呢 ?」

「難怪死在路邊也沒人知道XD」

「睡覺吧。」

……

「萌萌我回來囉~」

「真的是動不動消失兩個月呀,我已經給你上過香了……」

「萌萌太過分了!要罰!」

「 哈哈哈哈 ……你遠在天邊怎麼罰我 ?」

「往窗外看看。」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裏 ?!」

……

「今次受了點傷,去買繃帶」

「要喝湯嗎?家裏沒青椒。」

「 你煮的就好 。」

……

「 喂,三個月了,沒死吧 。」

「放心,還活著,過幾天和吳邪下一個斗,之後就會回來 。」

「等你。」

可惜王盟等到的 , 只是一幅染血的墨鏡。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