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理所當然 (裘龍) (1)

預警注意。
本文有強Bao描寫,雖然沒有R18成分,但請注意避雷。
請謹記,強bao是不道德且犯法,傷害他人的行為,文中的描寫並不是在宣傳這種行為,這種行為是絕對錯誤的。

理所當然(裘龍)

到底是什麼時候和裘達爾變成這種關係呢?白龍已經記不清了。

也許是因為,一切都顯得那麼地理所當然。

儘管不記得那天準確是什麼日子,白龍依然記得那時的季節。

那是一切瘋狂的開始。

那是春之祝福剛澤臨大地之時,四周生機盎然,即使是白龍居住的那個位於深宮冷僻一偶的小殿,在碧天翠葉的映照之下,也顯得明媚如畫。

然而白龍並沒有心情欣賞這美好風光,汗水源著頸線淋漓而下,他正在練習槍技,破空之聲霍霍作響。

背後突然傳來一把聲音。

「練得還真興起啊。就這麼喜歡幹沒用功嗎?白龍。」

「神官大人。」白龍停下揮舞長槍,轉過身望向站在不遠處的magi。 「我不像你那般天賦異禀,練習於我是必需的,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稍移玉步,讓我繼續練習。」

語氣禮貌而疏離。

裘達爾的到訪已經不是新鮮事了。他總是三頭不到兩天就來滋擾他一次,真是有空。因此白龍很清楚,他是不會就這樣離開的。

果然,裘達爾自樹蔭向他走來,黑色的辮子不斷晃動,像正欲撲向獵物的黑蛇。

「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呢?你明知你若不借助我的力量,是不可能復仇的啊!你這樣能完成兄長的託付嗎?」

「兄長的事與你無關。」聽見他提起已逝的皇兄,一股濃稠的憤怒不由自主的從腹中升起。「我絕對可以憑自己的力量殺了那個女人,不需要你。」反正沒有其他人在,不用擔心隔牆有耳。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