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混邪北極圈半雜食咸魚

逆拆看情況

黃昏(蘇份)

@林檎葉简称叶子丶


黃昏,逢魔之時。

安份撐傘在山徑上走,小溪佈滿夕陽瀕死的殘影。

「安份,安份。」

安份扭過頭,四周空無一人,抵有一烏鴉從枝椏上垂頭望他。

他轉回去,幾片枯葉在腳下啪擦啪擦地響,草香伴著雨後的濕潤蔓延在古道上。

他輕輕轉動傘,水珠從傘面溶進洼窟裏。

「安份,安份。」

他又扭過頭。這次他看見了,一個模糊的人影站在樹影間,像幾縷青煙纏成的麻花,像幾滴泥水玷污的混濁。

「安份,安份。」

從五官他依稀認出來者,倒不驚不懼,神色自若:「殺你的不是我,要找找蘇去,他就在這路盡頭。」

人影念起幾聲囈語混進雲彩裏。安份哼起小調,收起雨傘,輕盈地踩碎地上的影子。

小路末頭有一片竹子圍繞的空地,鼠尾草與飛蟲纏綿一偶,有人坐在一塊石頭上。那人轉身,銀白的光徘徊在他的頭邊。

「太慢了。」

「蘇大爺,是你要的東西太麻煩了。」安份一屁股坐在他身旁,拿出對方要的東西。「你要這東西幹嘛?」

蘇笑而不答,夕陽下他的身子近乎透明。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