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欺詐犯(蘇份)

七夕賀文
很久之前的欺詐梗
原本想寫歡樂向的,但崩壞了變得有點病
安份用了點第一版設定有點病
蘇也有點病
好吧是我有病
沒問題往下,有問題打叉

「安份!把電話交出來!」

數學老師的怒吼貫徹整個走廊,安份在心裡切了一聲,乖乖把電話交了出去。

走回座位時他往坐在自己後面的蘇狠狠瞪了一眼。他知道就是這傢伙給老師打眼色的!

「安同學,老師已經講到143頁了,你的課本還停留在125頁。」

他再次瞪了蘇一眼,然後……把書翻到143頁。

他是為了認真聽書才翻書的!才不是為了避免得罪後面的學霸。

「安份,看黑板!」

好吧他就是。他就是個秒認慫的學渣,生來只有聽人話的份,抵抗強權還是留給被選中的人吧。


都怪蘇,下午的課沒了手機,他都不知該幹什麼打發時間。

幸好數學老師還是願意把手機還給他的。放學後他到教員室向老師道了歉,寫了一篇言不由衷的檢討,總算把手機要了回來。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幫電話充電。

「哥,早叫你用香蕉了!」

那是他的堂弟安岩,因為家裡的關係經常過來寄住。

安份隨口應了幾聲,在平常一個經常遊逛的武俠小說論壇裡登錄。他像平常一樣看了幾篇更新,混了幾個討論帖,正打算下線的時候,卻收到了一個信息:

“妙手人心”給“霜降”發了一條私信。

妙手仁心:在三叔的黃泉手記最新更新下面評論男主性格懦弱的是你嗎?

霜降是他的網名。這個妙手仁心之前沒見過,莫非是來撕逼的?

安份躊躇了半晌,還是決定回答。

霜降:是的,有什麼問題?

妙手仁心:只是覺得你那評論眼光挺獨到,人人都只顧著誇三叔更新了,就你一個給小說寫了仔細的評語。

霜降:……謝謝?

妙手仁心:不過我覺得你看事太狹窄也太消極了,男主是有點軟弱,可他遇到困難還是會去面對。

你到底是想讚我還是罵我,安份心裡想,這人的語氣怎麼這麼欠扁。

霜降:感覺他挺隨遇而安的吧?如果有可以妥協的餘地你覺得他會反抗?

妙手仁心:男主雖然是個小偷,
但從他只偷建築廢料便可看出他也是個有原則的人,如果碰到他的底線,他絕對會反撲。

霜降:例如?

妙手仁心:家人。


安份不知不覺便和對方談到半夜,直至對方表示要睡了他才依依不捨地放下電話。他很少和人在網上這麼深入地討論劇情,加上這個妙手仁心言詞鋒利,眼光獨到,和他討論很是暢快淋漓。

他往對方的頭像看了一眼,那是一雙白淨的手,手指纖細,還以淡淡的紫色作背景,應該是個女孩子,這樣犀利的女孩倒是少見。

安份這樣想著,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蘇?你怎麼啦,黑眼圈好嚇人啊!」

班上的女生,安妮,正站在他背後和蘇聊天。

「還好,就是這幾晚有點事情晚了睡。」

「你注重身體好嗎?幸好羅這幾天出去辦事,要是他回來看到你這樣子可得怪我了!」

「我還沒淪落到要他這樣關心,你還是回座位吧。」

安妮離開後安份往後望,正好碰上了蘇的目光。蘇對他笑一笑,安份趕緊也露出一個笑容,然後轉回去。

班上盛傳安妮和蘇有什麼曖昧,在安份看來他們的確有什麼不可告人的聯繫,中間還要關係到一個叫羅的,經常來找蘇的學長。

這些人惹不得,他決定回去看小說。

他拿出電話,正好受到一個消息。

妙手仁心:回到學校了嗎?龍族的更新看了沒有。

霜降:回到了,看了,江南比起三叔還是良心的,昨天下午更的那章真的高潮起伏!

妙手仁心:下午?看樣子你不知道吧?半夜他又更新一章了,你的消息不怎麼靈通。

妙手仁心嘴巴挺毒,可和她聊天安份卻覺得很愉快。幾天下來,他們不只把黃泉手記的劇情聊了個遍,還討論了其他幾部熱門作品。碰巧的是安份自己看過的作品妙手仁心竟然都看過,聊起來就更無邊無際了。

霜降:好好好,我現在馬上去看。

妙手仁心:你現在不是要上課嗎?既然是個學生就好好盡自己的義務。

霜降:這沒關係吧?反正內容我也聽不懂。

妙手仁心:看來是想將來像黃泉的男主一樣當個小偷。

霜降:我會乖乖上課了行不?

安份把手機放回口袋,邊想著自己幹嘛這麼聽話。他發現自己挺享受被妙手仁心損的,該不會是斯德哥爾摩吧?

背後傳來什麼被撞的聲音,他扭過頭,看見蘇抱歉地笑了笑,邊把手機放進書包。

這個學霸竟然也會在學校看手機?


安份發覺自己用來和妙手仁心聊天的時間也來越多了,而且還聽她的話不再課上看手機。他們聊的不只是小說,還說起了日常生活。

妙手仁心:你家的狀況有夠難搞。

霜降:豈不是?現在我爸能工作還好,將來他退休時難道靠我養嗎?我又找不到什麼好工作。

妙手仁心:霜降,記得我說過你很消極嗎?你以這種心態看待生活自然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世界本身不是什麼好鳥,你以放棄的姿態或者便注定只能被按在地上摩擦。

霜降:那你又怎樣?摩擦世界嗎?

妙手仁心:生活給我不好的我便反抗他,即使注定死亡我也不退讓。

安份感覺自己的心臟忽地震了下,衝擊著胸膛,讓他的手不自覺地顫抖。

霜降:你這叫擋我者殺無赦嗎?

妙手仁心:就是這樣。

安份全身都抖動著,他以為自己會因為這個冷靜地說出極端言論的女孩而害怕,但他發現自己內心湧現的竟是興奮。

是因為不甘心困在這一成不變的生活裏嗎?不甘心得把痛苦當成快樂,把惡魔當成救贖?

霜降:真羨慕你。

妙手仁心:如果有一天你經歷了這樣的生活,就不一定會這麼說了。

霜降:你就這麼確定?

妙手仁心:對,但你還是會一頭裁進去,離開後又回來。


安份和妙手仁心已經保持幾個月的聯繫了。

他發現自己對著這個女孩,總會湧現一種不知名的感覺。

就像是,一直待在街頭悠閒度日的小混混,一天不小心在小巷裡看見殺手殺人的場景,刀還滴著血,他覺得害怕卻又莫名興奮。

一定是,安穩得太久了。

霜降:不如我們見面吧?

妙手仁心:你想見我?

霜降:是的,一直和你說這麼多,卻沒見過你,覺得挺遺憾的。

妙手仁心:那好吧,就這個星期天。

放下電話,安份覺得自己鬆一口氣,卻又莫名激動。


那個星期天,安份早早理好打扮,拿著手游的周邊錢包走去附近街區的咖啡店,那是他和妙手仁心約好的辨認物。

沒想到他和妙手仁心住得挺近的,那個咖啡店距離學校只有十五分鐘的路程。

安份努力放鬆自己,手心卻滿是汗。對方是個怎樣的人呢?見到我的樣子會討厭我嗎?

打開咖啡店的門,一陣香氣伴隨著風鈴聲飄來,安份四處張望,尋找一個和他一樣的錢包。

「這裡。」

他轉過身,卻看見一名白髮的男子坐在窗邊。

那是蘇。他花了幾秒鐘才認出來,因為他平常在學校時頭髮是黑色的。

然後他看見了蘇放在手邊的周邊錢包。

「你是霜降對吧。」

「你是……妙手仁心?」

「是的,不坐下嗎?」

安份在蘇的對面坐下,卻覺得自己好像沒反應過來。

對啊……妙手仁心好像沒說過他是女孩子。

對面的蘇喝了口咖啡,看著他,像是在等他說話。

「啊…..沒想到竟然是蘇同學啊,我們真有緣哈哈哈哈。」

「你似乎對我的性別很驚訝。」

「沒有沒有,你怎麼會這樣覺得呢。」

「是我的錯,不該用那樣的頭像。」

蘇說著道歉的話,嘴角卻牽起一絲笑。

安份突然意識到,蘇早就知道那個頭像誤導了他,卻又故意不澄清。

他就一直這樣故意玩弄他?

「不過真的沒想到會是蘇同學你呢,你看來不像是會上論壇的人。」

「我的確不上論壇,誰叫你喜歡上呢?」

「……你什麼意思。」

「你就不覺得奇怪嗎?有人和你看的書恰好一模一樣,明明是網友卻叫你上課不要看手機。」

「你早就知道那是我?」

「我以為我說得很清楚了。」

安份看著蘇的眼睛,感到一陣惡寒。

他想起這些日子跟對方提過的那些隱私,對方那種毒舌又高高在上批判他的神態。

他就一直在看他的笑話?

他突然了解蘇之前的話的意思了,新奇帶來的刺激背後總有著讓他避之不及的東西。

「不要這個樣子嘛。」蘇給安份省了一杯花茶。「我這不是想多了解你嗎?」

「我覺得不用聊天你就了解得很清楚了。」

「我不就是…….好好好我不說笑話了,人家就是有事情想找你幫忙才想接近你嘛。」

「工作?」

「我就直說了,這份工作不犯法不阻你日常生活,就是偶然過來幫幫我的忙,月薪五千,你意下如何?」

「你就這麼肯定我會做?」

「你不是缺錢嗎?」

的確,安份想,有錢就是爹。

他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蘇似乎很肯定他會答應,卻還是很高興的表示要請他吃一餐,兩人到樓外樓喝了個爛醉,最後還稱兄道弟了起來。


很久以後安份表示非常後悔被蘇騙了下水,五千怎麼夠,應該給五千萬。

可蘇還是說中了,應該說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說中了,他不再羨慕,卻裁了進去出不來。

蘇就像是一個棋手,把他騙了進局,從裏到外都對他了解通透,看著他一步步走上預定的軌跡。

這個欺詐犯。

End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