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苏份/联文】为敌(6)

上一棒: @docter_七七
下一棒:  @木子日央

@
蘇看著他,等他的回答。
既然蘇寫出了這麼詳細的契約,自己寫的他是怎樣都不肯簽的了。雖然安份還在心裡罵娘,但契約還是要簽,反正他本來的目的就不在簽約本身。
「就簽你那個吧。」安份看起來一副滿意的模樣。「你寫得挺好。」
說罷他拿起毛筆,在契約下方的位置寫下了洋洋灑灑的「安份」二字。
「該你了。」
蘇接過契約,正想寫些什麼,安份就說:「簽約要寫全名,這種基本常識你不會不知道吧。」
蘇頓了頓,再在紙上寫了工整的一個「蘇」字:「我就叫蘇。」
「只有姓?」
「只有姓。」
安份心裡直皺眉。名是空白?說來名字只有一個蘇字的人,他倒知道一個,只是那人不該在這裡。
一開始聽到他叫蘇安份沒多想,之前神荼被羅打傷他也不覺得有什麼,現在……
安份再次打量著眼前的人,那華麗的絲綢像是向人炫耀:「看我爸是李剛!」以他所知那個蘇是挺有錢的,但他是這種出街穿古裝的二百五嗎?
「走!」安份一手搭上蘇的肩膀。「既然簽了約,咱們就是自己人了。喝酒去!」

他們買了幾打啤酒回到院子裏喝,兩人喝了幾杯酒開始稱兄道弟,天南地北地互吹。安份的頭暈乎乎的,他想自己的酒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差了。就在兩人談到將來合資開公司的時候,安份終於耐不住頭暈,挨到蘇的身上,嘴裡含含糊糊地說著:「我以前也有想過和堂弟闖江湖呢…..就是自己選擇了這個職業…..要不是當時…….」
「當時什麼?」
蘇扭頭看向靠在他身上的安份,卻發現人已經睡著了。
他輕輕地把人搬回屋子裡,放到床上細心地蓋好被子。走出院子,夜晚的涼風把他身上的酒氣吹得一乾二淨。
他拿出電話,上面顯示出羅幾個小時前傳來的短信:「在馗道陣群裡追蹤到人,正在捕捉,請盡快想辦法來。」
他把電話放回口袋,走出了院子。

安份是被電話吵醒的,他扶著疼得不可思議的頭,接起了電話:「三更半夜誰擾人清夢!」
「哥!」安岩著急的聲音一下子酒醒了。「我們被發現了!神荼在和羅打,但情況……」
「我馬上來!」安份從床上彈起來,到床頭櫃拿出桃木劍和羅盤。「你們在哪?」
「在馗道陣群裡,我們……」
通話到這裡就折斷了,安份瞪著發出忙音的電話,罵了句粗話,跑出院子。
他拿出一個玉製的笛子,吹出了悠揚的音色。什麼從天邊飛了過來,那是只白色的狐狸。安份騎上它的背,瞬間飛上了天際。
這時候,安份想起一個問題,蘇呢?

馗道陣群,顧名思義就是有著各種馗道傳下來的法陣的地方。這個地方有著各種由地理形勢,法器建築組成的法陣,一旦不小心觸發了機關,很有可能再也沒機會出去。而且因為這裡是禁地,多年沒有人進入,大多機關都被苔蘚覆蓋,更容易墮入陷阱。
話是這樣說,馗道的人其實經常在這裡進出的,安份就跟安岩他們來過幾次,直把這裡當成他家後花園了。老實說,只要懂得馗道的人來這裡都不會出什麼事。這大概就是安艷選擇躲在這裡的原因吧。
比較讓安份介意的是,為什麼羅在他們的主場也可以找到安岩他們?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