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天涯(蘇份)

給燼兒的生賀~

他又回來了,帶著一條圍巾,一個箱子,一頭白髮。

蘇在三十歲離開了。他們趕得及在三十大限之前解開詛咒,所以蘇活到了三十歲。然後他說,以前總為了續命而勞碌,現在他有了更多的時間,想去看看世界,看看遠方的田野
所以他走了,在某個熹微的早晨,沒有留下一句話一個號碼。
蘇走後安份依然自顧自地活著。他用蘇給的錢買了個小平房,混著度日,偶然寫寫網絡小說。他的小說出乎意料地受歡迎,之後乾脆當起了寫手,生活過得非常恬意。
一個偶爾的早上,他回來了,沒有任何預兆地,帶著一條圍巾,一個箱子,一頭亂髮,出現在安份的餐桌旁。
從廚房走出來的安份愣了一下,隨即手腳麻利的把他的旅行箱放進房間,然後爆香了一桌熱騰騰的菜餚。
「下次記得早點跟我說。」安份笑了笑,順手抹掉蘇嘴角的肉碎。

從此蘇總會沒有任何音信地出現在他的家,有時還會伴著一桌的飯菜。安份逐漸習慣了他的到來,在他出現的時候默默拿出棉被。
「你這次看到些什麼了?」安份喜歡在他半睡半醒的時候問蘇。
「我看到過村裏戴花環的孩子,還有一大片的菜花田,很漂亮,只是一個人旅行有點辛苦。」
安份苦笑了一下,側身摸索著燈掣,啪的滅了燈。

他來了又走了,像彳亍而行的旅人。安份看著他出現又離開。他會留宿幾宵,卻從不停留。
一個酷熱的中午,他又回來了,拿著一條圍巾,一個箱子,一頭微長的白髮。桌子上又現了滿桌的飯菜,這次蘇説,安份你的廚藝進步了。
安份沒好氣的反駁,你已經很久沒回來了。
蘇抿嘴一笑,低頭讓煙似的水氣蒸的他泛起紅暈。
「我曾到過一個小森林,裏面住著數之不盡的動物,還有一棵棵參天大樹。那時候,我站在大樹下,四野無人,只聽見連續不斷的蟲鳴。我想,旅行或許是個孤單的連續詞。」
安份想象著蘇的情景,大概如同他往日一般,形单只影的穿過雨巷。

第二天,蘇又走了,留下一條圍巾,還有安份指尖上的幾縷碎髮。
安份仍然寫著他的小說,小說裏有羅家,有神荼,有安岩,有他,還有蘇。
一個讀者留言道,希望主角一輩子挽着手臂看日出。
安份呷了一口黑咖啡,隔著熒幕呵出了一口熱氣。

某個嚴寒的星夜,蘇回來了。狂風吹起了他的大衣,他就定定的看著門邊的安份。
「跟我走吧。」蘇的聲音很輕,安份生怕自己聽不清,靠在蘇旁邊叫他多說一次。
蘇用力的抱緊安份,「跟我走吧。」蘇又重複了一次。
安份笑了,更用力的回抱蘇。
他仰頭看著天上的星宿,覺得遠方星火燎原。
「放煙花了。」他低聲喊道。

在某個熹微的早晨,有人看見兩個人匆匆離開了火車站,帶著兩條圍巾,兩個箱子,一頭黑髮,一頭白髮。
在安份的新小說里,主角們浪跡天涯,走過世界每一個角落,然後又在世界的盡頭白了頭。

end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