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照片與夢(蘇份)

葉子點梗
女裝照片梗

今天是安份和蘇搬進新居的日子。
房子是他們一年前選的,座落在近郊,行走一會就可以到附近的美食街和超級市場,屋後還有座大山。蘇說這裡風水好,這些東西安份不懂,反正房子讓他最滿意的是附近的街區有間書店,可以天天去租書看。

這房子裝修了一整年,由羅家人負責。其實按他們的能力應該不需要裝修那麼久,可是蘇又要弄密室又要弄機關,光是設計圖就改了好幾次,更別說到底有多少東西建了又拆,安份覺得羅子聽很想把磚頭拍到蘇的頭上。

無論如何,今天他們終於可以把自己的東西搬進去。蘇要用的工具羅家人早已幫他搬進去,剩下的都是兩人的私人物品。

安份的東西少,很快搬完,就過去搬蘇的。他抬起一個大的紙箱,聽蘇的話把它搬到寢室裏。
箱子裏不知放了什麼,重得很,安份不小心踩到自己的東西,就整個人摔到地上,把箱子裏的東西全拋了出來。
這下糟了!他想,這麼大的動靜蘇一定會發現,又要被罵了!
這時他的手碰到什麼,拿起來一看,竟是一張照片。
那張照片泛著黃,黑白的人影躍然紙上,那是個小女孩,大約只有三四歲。
安份莫名地覺得這個女孩有點像蘇。
「你就不能安份點嗎?」門口傳來蘇的聲音。「你改這名字一點用都沒有。」
「你有妹妹?」安份舉起照片問他。
蘇接過照片。
「她長得挺像你的。你不是說這代只有你一個後人嗎?還是女生不算後人?那她現在在哪裡?」
「我家的事你不要管這麼多。」蘇回答。「沒聽過好奇心害死貓嗎?」
安份看著蘇走出去的背影,搔搔頭,大概是那個女孩那個女孩有什麼問題吧。蘇竟然沒罵他。

那天晚上蘇做了夢。
他平時不常做夢。做夢於他而言是沒意義的行為,只會影響睡眠質素,還會帶來不必要的煩惱。
但他就是做夢了。夢裡他還是個小孩子,要羅子聽帶他出去玩。羅子聽抵不住他的要求,帶他出去了,條件是為了不讓其他人發現,要換上女裝。
那時的他沒什麼性別觀念,一口答應了。平時蘇沒什麼機會離開家族,那天冰糖葫蘆啊豆腐花啊都嚐遍,玩得特別高興,羅子聽還帶他到影樓照了相。現在想來,大概是為了留住他的黑歷史。
之後他們走過一個街口,一個佝僂的老伯叫住了他。有羅子聽在蘇並不害怕,有些好奇地走上去讓老伯摸摸他的臉。
老伯那雙混濁的眼睛看著他,然後說:「可憐啊可憐,竟然活不過三十歲。」
之後他就被羅子聽扯走了。蘇從有意識開始就知道自己活不過三十歲,但他並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每一個蘇家人都是這樣。
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別人的憐憫。

蘇醒了過來。
冷汗浸濕了他的衣襟,他爬起來,回想著那天的情景。
他惜命,他從一開始就接受了現實,他用盡一切努力把命運掌握在手中。
他不需要憐憫。
身邊傳來聲響,躺在旁邊的安份正眼神灼灼地看著他。
他突然就冷靜下來了。
他已經過了三十歲不是嗎?
「怎麼了?」
「沒事。」
「真的?」
「安份。」
「嗯?」
「剛才那個照片。」
「嗯。」
「那是我。」
「啊?」
「不准笑。」
「額….」
「睡吧。」

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