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

腐,宅
咸魚一條,沒技能,什麼都不積極
半雜食黨(看CP)

萌的CP:我英all勝主出勝,黃泉蘇份,盜筆黑盟,老九門一八,反逆黑白,魔禁all上,EVA薰嗣,家教白正,食戟all創,塔希里亞瘋廚,火影巳博all博,銀英楊受,夏目的名,齊災齊海,亞人海圭。。。。

很多都是冷CP絕對是我的問題
以上很多可拆攻受看情況
他們幸福就好

經常補番到一半怕看完結果卡住沒再看
腦殘容易火遮眼
三分鐘熱度
即使喜歡也很少深入研究
愛想太多

错轨 23

木子日央:

眾人在藤蔓陣前進了一會,竟發現牆邊有一條空曠的墓道,於是決定走那條路。他們沿著墓道往下走,一走便走了半天。和進墓室前的墓道不同,這條墓道幽晦潮濕,不時傳出滴水聲,即使牆上安了火把,也點不亮。
他們一路走著,電筒很快就用掉了幾顆電池。黑瞎子想著也不是辦法,於是把其他的都關了,只留下一把用來照明。
又走了很久,他們依然還沒走到盡頭。蘇萬開始累了,把張啟山丟給王盟,小聲說黑瞎子不靠譜。王盟雖然累,但也只是一笑置之,托托後背的張啟山,繼續走著。
蘇萬的話,黑瞎子聽得一清二楚。只是,他很清楚,他們要盡快完成任務,不然糧食可能出現短缺。先別說張啟山這個傷員,他們的糧食也只夠撐十幾天。吳邪低估了這個墓的難度。
黑瞎子掏掏耳朵,大聲道:「你長得嬌氣還怪人?要休息就去拍醒那小子。」
蘇萬得到黑瞎子的允許,連忙上前拍張啟山的肩膀,又搖了他幾下,但張啟山卻毫無反應,只是手指輕微的動了一下。
蘇萬學過生物,也知道張啟山一時半刻也醒不來,只能悻悻作罷。
「怎麼樣?蘇醫生?」
「沒怎麼樣,齊法醫!」
打鬧過後,黑瞎子等人繼續往下走。又走了幾個小時,蘇萬終於承受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來:「累死我了,之前那個墓也沒這麼辛苦。」
黑瞎子看看前方,還是沒有盡頭,於是同意稍作休息。
王盟小心翼翼地放下張啟山,他還在昏迷中,但臉色已緩了不少。王盟碰碰他的臉,還是燙的。
趁著蘇萬忙著喝水吃餅乾,黑瞎子輕輕坐在王盟隔壁問:「這小子什麼來頭,和張起靈有關嗎?」
王盟想了想,道:「算是張家後輩吧。」
「吳邪幹嘛這麼看重他?」
王盟翻了個白眼:「我又不是老闆。」
黑瞎子依舊笑嘻嘻的看著他,順手撥開張啟山的額頭,方便王盟換繃帶。
「你知道嗎?這小子我以前大概是見過的。」
聽到黑瞎子的話,王盟的手抖了一下,但仍強裝鎮定的問:「是嗎?」
黑瞎子點點頭:「我視力不好,不過聽力好得很。這小子有東北口音,卻會點長沙話。而且挖盜洞時我說笑的說了句以前老九門的口訣,你們聽不懂,說我笑話不好笑,只有那小子古怪的點點頭。」
「你、你想說什麼啊!」
「你還不明白嗎?張家一族分為本家和外家,外家又分為海外和被逐出的一支。海外一支定居香港,另一支定居長沙,後來沒落。這小子血統有點雜,剛才開棺時用了很多血才成功,所以我推測他是長沙的分支。那一支由於外姓婚姻,張家人的血統越來越淡——」
「那、那又怎麼樣?」
「如果沒猜錯,他是長沙一支最後的嫡孫——張啟山。」

评论

热度(9)

  1. 煙雨木子日央 转载了此文字